辰璐  

極陰之地的驅逐(二)

※ J禁,無限大,橫雛(故事中段會有些許倉安)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二、

「這邊就是廚房,雖然沒什麼食材但廚具很齊全,如果你會煮飯裕ちん會很開心的。」丸山拿起流理台旁的圍裙對村上比劃,同時對站在村上身後一公尺遠的橫山拋了媚眼。
「我會煮飯啊,不過都是些家常小菜喔。」村上邊說話邊不客氣的打開冰箱,看見裡頭只有幾顆蛋和幾瓶啤酒,相當符合單身男子的設定。
「家常小菜就行了,反正也只有你和裕ちん嘛。」丸山將圍裙放回原處後,便逕自走出廚房,他蹦蹦跳跳來到橫山面前,橫山則是發出“嘖”的一聲,皺著眉將頭撇向一旁。


哎,這個人還真是很討厭我啊。村上心想。
經過丸山生動活潑的介紹,村上已經...

極陰之地的驅逐(一)

※ J禁,無限大,橫雛(故事中段會有些許倉安)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一、

太不甘心了,怎麼可以這樣就結束了。
那台洗衣機修了半天最後還是不會自動排水,我水才舀了一半衣服還沒晾呢。
我上星期打工的錢不知道會不會準時匯進戶頭,那個大叔看起來不太可靠啊。
好不容易弄到的演唱會票本來想約那個誰去看呢,但得先跟她要到電話才行。
不過想這些有什麼用,這叫什麼,人生跑馬燈嗎?
要不是那些人把我逼到河邊,我也不會一時情急跳下去,本來想說能逃多遠是多遠,結果沒想到腳抽筋了,我不停掙扎,那群混蛋卻彷彿看不見我似的,張望一下便走了。於是我只能無助的下沉,耳邊彷彿極光放射的雷嘯聲,冷冽陰森得叫人心寒,...

鳥。貴族。偵探。嗎?

看完娛樂控的開場真的有股“我是誰我在哪裡我還需要做什麼嗎”的感覺 

套進鳥貴族偵探的設定並沒有什麼違和喔,除了大倉還有個跟警察打麻將的設定(大笑)

丸:我不是在玩,我是臥底! ヾ(;゚;Д;゚;)ノ゙
倉:我也不是在玩,我在觀察臥底。 ʅ(´◔౪◔)ʃ

下收之前順手寫的鳥貴族偵探短段子,會寫大概是因為想要奠定一下真的是橫雛這件事 (到底有多動搖?)


「謝謝,但我還是要說清楚,我恐怕無法給予你對等的回饋。」橫山不願意,或者該說不敢猜想讓王牌律師停止訴訟需要耗費多少關係人脈,甚至於是賭上多少交易。
「我知道,我也不是為了這個幫忙的,你不必在意。」...

鳥。貴族。偵探。

在推特看到【鳥貴族偵探】這個梗,覺得太有趣的所以借用衍生
附上原梗來源,僅為個人興趣紀錄,設定不會用於任何商業用途


以下為個人添加設定

【就算是這樣也可以談戀愛!】

鳥貴族偵探大倉無限寵溺他的保鑣安田,
不管安田說出什麼外星話大倉都會笑著回應「我知道了,やす果然好厲害呢」,
下一秒就使眼色要橫山把情報重新整理一次(橫山無奈)
不過安田雖然語言傳達不好,作為保鑣的能力卻十分出色,
大倉尤其喜歡看安田將敵人過肩摔的模樣,
「不覺得特別帥嗎?明明個子這麼小一個卻可以把人摔得老遠呢。」

錦戶作為間諜卻被重用,大倉還老是派自家司機すばる去接送錦戶,
於是搞不清楚究竟該如何與すばる相處的錦戶,在只有兩人的車裡常常出現気...

近期畫的一些関ジャニ∞的圖,累積一起丟

主要是三馬鹿,有橫雛,亂入一張夜夜夜組
邊畫邊摸索,畫風相當不穩定,請小心觀看

最近是在看老九門,一八可愛,副四也挺好 ^O^


隔風(?)如隔山,練習練習

其實之前有默默寫寫文開開車,不過這裡好像不能放成人向?

把之前想的梗完成了,圖很多很長,請小心流量!
也希望大家能喜歡這個故事,要鞭請鞭小力點OTZ

之前噗浪開點圖文時立馬寫的【藺蘇】小段子,寫得很快,大家隨性看看
基本上我藺晨、靖王和梅長蘇 (林殊) 這3人4角覺得怎麼搭都行,反過來發車也行,但三人行我好像不行 (繞口)
不過本命是睿津 (逆可),另外也喜歡飛蒙和青暄!以上!


【殘局】

「我說你呢,看著好頭好腦的,怎麼下棋就這麼差呢。」
不等語畢,藺晨探出雙指啪咑一聲,黑色懷石鎖進方格,看似陷落實則張揚領地。
「人無全才,即便我棋藝不精也不稀奇,你若嫌無聊那此局就此終了。」不急不徐,梅長蘇緩緩放下白棋,彷彿一抹白羽滑落無聲無息。
「此言差矣,若你梅長蘇是個半途而廢之人,那我現在就不會在這跟你下棋了。」...

一些進度截圖自MEMO,大小大小這樣交錯著O<-<
而且久沒完稿速度真的有差啊......

©辰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