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璐  

無神論者的懺悔

純粹想嘗試一些東西
可是畫出了個卡在自分繪和公式繪中間的カラ松......(很小聲)


【塗鴉】【一カラ】鏡子遊戲

辛 (から) 再加上 一 就是幸福的【幸】

松短文《SIX SAME》

【一松視角的碎碎念】
【非常輕微的一>カラ,兄弟感覺的描寫較多】

我們到底是從什麼時候變得不一樣的?

「各位,我拿到了這次話劇社的演出。」
「喔,這樣啊,恭喜啊。」
「收到啦。」
慵懶又消極的聲音,是大家對松野家次男的回應。那個就像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價值,不知何時變得自戀無比,又無時無刻想吸引別人注意的次男,加入話劇社並非出乎意料的事。
但仔細想想,以前的松野空松並不是這樣的人,他總是跟在長男身後,小小聲的說話,做什麼事都輕輕柔柔的,還默默幫大家縫上衣服的名牌,總之是很稱職的六胞胎中的次男。
只是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就像是為了張顯自己的存在一般,不僅是空松,其他人也漸漸有了改變。

阿松大哥有著無可取代的長...

愛的相反不是恨,而是毫無感情,想想真是一句真理......

2/13,台大cwt42 工商,攤位A13【王路】

內文試閱下收

【速度松】【自分繪】【那個惡魔和女神】

終於畫了速度松這個梗,太喜歡了QQQQQQQ

總覺得大哥每天都會丟不同的東西到池子裡(so煩) 最後丟了A書下去女神就爆走
「這本書是你的吧。」(用指尖掐著書角)
「嗯~你不問我掉的是D罩杯的人妻●交本,還是A罩杯的貓耳少女●交本嗎?」
「就算你答對我也不會給你三本書!!!!!!!!」(猛K)

============================

自MEMO妄想橋段

因為惡魔總是往裡面丟東西,每一天池子都咚咚咚的
結果某一天沒聲音女神反而有點擔心
不過覺得大概是陷阱所以又等了好幾天
等到真的不耐煩了就浮出水面,卻只看到惡魔的微笑(意味深)

「啊呀,怎麼會自己浮出來了?」...

チョロ松辛苦了。(

在之前這個黑道設定下的衍生短篇

第一篇是速度松,第二篇是末松,第三篇是色松!謝謝!


©辰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