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璐  

極陰之地的驅逐(十一)

※ J禁,無限大,橫雛(故事中段會有些許倉安)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十一、


「總覺得特別噁心。」看著盤腿坐在眼前吃橘子的橫山,渋谷如是說。
「雖然樣子不太好吃,但挺甜的,要不然你試試?」拿起其中一瓣伸手向前,橫山也覺得村上剝橘子的技巧實在不太好,怎麼看都是蠻力脫皮,坑坑疤疤的。
「橘子也噁心,但你更噁心。」
「哪有啊,你少亂說。」橫山不以為然的撇嘴輕笑。
「哇啊,就這個,你就這個態度噁心,那種“我現在可是無敵了”的態度,真叫人受不了。」渋谷做出猛搓身上雞皮疙瘩的動作。
「你根本只是針對我啊,我怎麼做你都有意見吧?」
「連我都不給你意見的話誰給你意見,我可不指望村上,他說什麼你...

極陰之地的驅逐(十)

※ J禁,無限大,橫雛(故事中段會有些許倉安)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十、


「每次來這裡都覺得亮ちゃん實在很厲害啊,能一個人管理這麼大的家。」丸山坐在檜木桌前微笑品茗,他尤其喜歡錦戶泡的煎茶,為了避免茶湯濃淡不勻,在杯中來回傾倒的手勢專業又優雅,是視覺和味覺的雙重享受。
「做久也習慣了,這是師傅留下來的地方,不能讓人看笑話。」錦戶嘴角上揚,對這樣的稱讚談笑自若。
「裕ちん和すばる也很努力,但我覺得最努力的就是你了,還有大倉要照顧呢。」以旁觀者的角度,丸山看得比誰都清楚,錦戶扛起的不只是責任,還包括為橫山和渋谷開拓的道路。如果沒有他默默耕耘,其他人也不可能活得如此自由。...

極陰之地的驅逐(九)

※ J禁,無限大,橫雛(故事中段會有些許倉安)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九、


橫山讓來吃晚餐的渋谷看了那些瓶罐,尤其是上面的符紙。

「看不懂,我的符咒也是半路出家,更何況天狗文有那麼容易解讀嗎?」渋谷搖搖頭,對此束手無策。
「當然也有可能是單純封存,但謹慎點總是比較好。」橫山目光徘徊在四個玻璃罐,難以形容的不踏實。
「既然都帶出來了,那就是命吧,放著什麼都不做才奇怪,明天就叫大倉全部吃下去。」
「你根本只是想看他拉肚子吧?」橫山可沒忽略對方眼中瞬間綻放的異樣光芒。

「是說村上呢?該不會又躲起來了?」渋谷環顧四周,沒看見那個總是像家庭主婦忙進忙出的身影。
「他在洗澡,地板底...

極陰之地的驅逐(八)

※ J禁,無限大,橫雛(故事中段會有些許倉安)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八、


「你說你知道要怎麼幫助大倉了?」兩個人在回家路上並肩走著,村上聽完橫山的話忍不住大叫出聲。
「就不能小聲點嗎?反正線索都已經到手了,接下來只是要花點力氣找出來而已。」捏了捏耳朵,橫山確實受不了這個音量。
「什麼線索?所以你們剛才不是在聊天嗎?」
「傻瓜啊,我們可是在做正事,亮有他自己不能說清楚的壓力,但我們之間有不用說清楚的默契。」微微挑眉,橫山露出些許驕傲的神情。
「……你們感情真好。」
「那小子只要叫我“哥”,肯定就是要我解決了,都幾歲了還這麼會撒嬌。」
話匣子一開就停不下來,橫山一連說了好多小時候...

極陰之地的驅逐(七)

※ J禁,無限大,橫雛(故事中段會有些許倉安)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七、

泛黃的樹葉因應季節轉換,紛紛落下不再回頭。經過幾個月的磨合,村上完全適應了現在的生活,並且找到最適合他的節奏。他秉持早睡早起的習慣,在六點左右醒來,到社區裡的公園慢跑運動。其實剛開始橫山還是拒絕讓村上一個人外出,只是村上每日請求再外加一句“不然你跟我一起跑步吧”,疲勞轟炸到最後橫山只好摸摸鼻子投降,卻不忘附加“最多只能兩個小時,超過了我會用各種方法讓你回來”。

村上回到家時橫山大多已經起床,兩人會安靜對坐吃完早餐。而渋谷出沒的時間變得很不固定,有時是午飯,有時是消夜,有時是拿著幾瓶酒就跑了過來...

極陰之地的驅逐(六)

※ J禁,無限大,橫雛(故事中段會有些許倉安)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六、

丸山將故事追溯到那個熱得連知了都倦怠的夏天,他變回貉的原形穿梭林間,想盡快趕到長老們指定的開會地點。踩踏枝葉的腳步沙沙沙沙,丸山只顧一路前行,卻在霎時聽見一句:”丸山隆平!停下!”
無法動彈,歲月彷彿在呼喚裡靜止,丸山只能勉強轉動眼珠,最後發現樹下一名瘦小的黑髮少年。
少年的眼睛迎著光,像水晶珠透澈清亮,丸山望見他絢爛多彩的氣,也目睹那細微殘末,卻清清楚楚屬於言靈的特殊火花。猶如彼岸花開,鮮豔的紅映照在少年臉龐,叫人不捨離去,只能日夜思念。
後來渋谷說著只是怕丸山踩到他設下的陷阱所以叫住他,但丸山的意...

極陰之地的驅逐(五)

※ J禁,無限大,橫雛(故事中段會有些許倉安)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五、

橫山變了。望著手機裡三天兩頭傳來的訊息,“我跟村上去一趟熊本”、“村上把我的現切鮪魚吃掉了”、“我們要出發去箱根了”,渋谷由衷體悟到什麼叫作炫耀,卻又覺得來吧來吧我撐得住。
畢竟他們是風風雨雨一路走來,真正同甘共苦的兄弟。


“我知道浴衣的魅力,冷靜點,泡溫泉的時候倒是不用克制,反正你一定會訂露天雙人房。”
誰會做這種事啊,雖然我真的訂了露天溫泉雙人房。橫山嘖的一聲關掉訊息,旋即看見村上從屏風後走出,已經換好了溫泉旅館提供的浴衣。
基於體質效力,外出時間橫山和村上幾乎形影不離,關於這點橫山是有些彆扭,...

極陰之地的驅逐(四)

※ J禁,無限大,橫雛(故事中段會有些許倉安)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四、

第五天,村上覺得他的忍耐已經到達極限。
每天渋谷會在差不多時間送來三餐,閒聊幾句後離開,剩餘時間橫山大多在打電動,就這樣日出直到日落,彷彿外界的一切都與他無關,完全與世隔絕的生活。
村上原以為電玩是橫山工作的一部份,開口詢問後只得到“這可不是用錢來衡量的”,如同生澀輕狂的叛逆期小鬼,把現實通通拋到腦後的偏執發言。
但村上並不是這樣浪漫的人,他從小就被金錢追逐,最高紀錄曾經一天接下四個異地打工,過著只在通勤車上才足以闔眼的極限生活。他早已習慣這種節奏,即使現在衣食無缺,還是無法容忍漫無目標,只能剪剪庭院...

極陰之地的驅逐(三)

※ J禁,無限大,橫雛(故事中段會有些許倉安)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三、

「既然都搞清楚了,那村上你想知道什麼就直接問吧,橫山會負責告訴你的。」走進和室的渋谷二話不說便佔據了角落,他先以一種大字型仰躺在榻榻米上,過了幾秒又把身體蜷曲起來,像隻準備入眠的貓側身躺著。
「嗯……果然還是命定之人的事吧,畢竟跟我有關啊。」有些驚訝渋谷在別人面前的毫無防備,卻又不明就裡感到開心,村上不自覺坐到了渋谷身旁,渋谷的頭也往村上方向蹭了兩下。


聽到問題的橫山發出“嘖”的一聲,像是在指責村上的自以為是。他保持一些距離坐到了兩人對面,雙手抱胸彷彿在思考該從哪裡說起。 
「嘛,昨天是...

極陰之地的驅逐(二)

※ J禁,無限大,橫雛(故事中段會有些許倉安)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二、

「這邊就是廚房,雖然沒什麼食材但廚具很齊全,如果你會煮飯裕ちん會很開心的。」丸山拿起流理台旁的圍裙對村上比劃,同時對站在村上身後一公尺遠的橫山拋了媚眼。
「我會煮飯啊,不過都是些家常小菜喔。」村上邊說話邊不客氣的打開冰箱,看見裡頭只有幾顆蛋和幾瓶啤酒,相當符合單身男子的設定。
「家常小菜就行了,反正也只有你和裕ちん嘛。」丸山將圍裙放回原處後,便逕自走出廚房,他蹦蹦跳跳來到橫山面前,橫山則是發出“嘖”的一聲,皺著眉將頭撇向一旁。


哎,這個人還真是很討厭我啊。村上心想。
經過丸山生動活潑的介紹,村上已經...

©辰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