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璐  

【夏天就是要吃冰,不然要幹嘛?】

話說加上擬聲詞之後整個感覺都不一樣了,太神奇 o口o!!!

就是想要單獨發一張 |Д`)ノ~*(色調有調亮一些)

灣家有《尋香》實體小說的通販,如果有興趣請幫忙填寫印調><

弱虫神怪設定小說《尋香》印量調查

本篇全文網路公開,實體書另含五千字番外(全東卷向)
全書共108P,A5判,彩封膠裝,160元整
僅通販,單本郵局掛號郵資45元整(含包裝)購買兩本以上郵資統一為65元

調查預定到九月九號,屆時有填印調的人會再mail匯款需知,謝謝!

一個東卷廚在箱根路上備受山神眷顧的紀錄。(

[弱虫衍生] 尋香 (20)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20)

真波重回雲山山頂時,只見金城盤腿端坐在圍繞的經文之中,立地涅槃。於是他將肉身帶回到山神宅邸,以便日後信徒供奉朝拜。
而他本人則以“我是拜山神東堂為師,既然已無此人,那我便是自由之身,天地之大任由天狗翱翔”為理由,振翅離開雲山。

原先在雷山山腰的神社,則由手嶋繼承神主之位。因為擁有聆聽心音的特殊能力,解決了不少疑難雜症,備受信眾愛戴;青八木除了留在神社幫忙,亦擔當與山之主的情報傳送,兩者相安無事,共助共榮。

「眼下待宮的情況如何?」
在閃爍白金之光的寧靜月夜,福富一如往常坐在草蓆上享用滿桌酒菜,唯獨地點轉到了山神宅邸。
「他帶...

[弱虫衍生] 尋香 (19)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19)

「多謝出手相助。」福富坐在岩石之上,看著對方細心包紮指結傷口。
「別這麼說,你能把師傅拉出來可不簡單,至少不要讓他把整座山當成目標。」真波的笑容像個天真赤子,讓人不覺放心。
將金城運往祭天的山頂後,真波立即振翅往東堂的方向前進,也在同時看見從空中失速墜下的福富。
「他只是被憤怒遮蔽雙眼,儘管如此,若山神之心不在山,恐怕天理難容。」福富的口吻不帶絲毫責備,僅僅在闡述一項道理。
「我想師傅他也明白吧,畢竟他是神啊。」
真波仰首望天,無法忘懷剛才交錯瞬間,東堂隱約透明的身軀,眼底還是只塞滿一個人的身影。

*

「……身為雲山山神,只心繫一隻小...

[弱虫衍生] 尋香 (18)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18)

站在峭壁之上,荒北轉頭望向晴空閃電,深知是福富作為,但即便心繫空中戰場,若找不到卷島勢必無法讓事情圓滿解決。
「喂小狐狸,他人到底在哪?」看著身旁眉頭深鎖的青八木,荒北也不忍苛責。眼下出山窄口擠進幾千幾萬民眾,巨大的遷移洪流把氣息搞得亂七八糟,別是一隻妖,就算藏匿百隻也不一定能夠辨明。
就在此刻青八木突然縱身一跳,荒北見狀立即追上前去。

「……青八木!」險些遭人群滅頂的手嶋被青八木一把撈起,露出餘悸猶存的表情。
「你、怎麼?」迅速將人帶上山側大樹,青八木的金色瞳孔塞滿擔憂。
「剛才天狗帶我和神主來到雲山,但因為神主要上山頂結界,我並不...

[弱虫衍生] 尋香 (17)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17)

對常年繁花似錦的雲山而言,突如的槁木死灰簡直像地獄圖慘不忍睹,許多耆老朝著山頂方向下跪祈求山神息怒,更多的是心生恐懼而向外遷移的居民。
「那邊的年輕人,你也去幫忙搬啊!」夾在逃難人群之中,田所揹著厚重行李外加兩籃食糧,旁邊還站著一名八旬老翁。
「幫忙什麼啊?」細長的眼睛眨了眨,紅髮男子的表情略顯困擾。
「後面還有很多老婆婆,去幫他們拿行李。」其實田所本身認為生死有命,並沒有要逃離雲山的意思,只是不忍年邁長者扛著行囊。
「可是目的地應該不一樣啊!想想都是這裡的山神不好,怎麼會突然動怒了啊!」
男子特殊的語尾詞讓田所歪頭思索,過了半晌...

[弱虫衍生] 尋香 (16)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16)

雲山的驟變引來百姓和動物們的恐慌,鄰近的雷山自然也感受到動盪。
「東堂那傢伙搞什麼!他想毀了自己的山嗎?」原先在外巡邏的荒北察覺異象,毫不猶豫的衝回狼族廳堂,只見福富和新開也正準備走出。
「荒北,目前卷島行蹤不明,你儘速召集所有狼群,務必找出他的下落。新開,你負責保護居民,如有雲山逃來的群眾也一併接納。我則去會會東堂。」就在剛才真波已經到來稟明情勢,福富則隨及給予指示。
「蛤啊?行蹤不明?任誰都知道小蜘蛛是山神的心頭肉吧!簡直自尋死路。」
「對方很可能是從外面來的,還不清楚他的實力,要多加小心。」看著怒不可遏的荒北,新開不由得提醒...

©辰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