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璐  

[弱虫衍生] 尋香 (15)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15)

「咻……。」卷島坐在一棵枝幹茂密的榕樹下,樹影將他的身形全數掩埋,僅剩幾絲無法收回的銀線反射日光。
一般而言榕樹是集陰之地,所以凡人應盡量避免靠近,但對卷島這種妖而言,集陰之地同時有氣,若再加上日月相助,可以迅速恢復衰頹的體力;雖然就恢復體力而言,雲山上下沒有任何地方能勝過山神宅邸,只是卷島不願,也不想讓東堂看見。
已經將被破壞的結界全數修復,閉上眼的卷島覺得自己全身漸漸失去力氣,甚至連呼吸都顯得困難;那是即將恢復原形的暗示,就像快要死去一般。其實對從動物修練而成的妖來說,現出原形是最難堪的一面,彷彿赤身裸體毫無遮掩,同時也...

[弱虫衍生] 尋香 (14)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14)

「這聲音是……,卷島先生?」閉上眼靜心聆聽,再睜眼時卷島已翩然落到手嶋面前。
「你在山邊做什麼?這裡很危險。」卷島翻弄掌心,收起了幫助快速移動的蛛絲。
「奉神主之命,和青八木一同追查日前傷人野狗的情況,就這麼循著走進雲山了。」手嶋說明,站在旁邊的青八木也應和點頭。
「循著走進雲山?但我的結界沒有異狀。」卷島不禁皺眉。
「青八木沒有從那些野狗身上感受到妖氣,我也沒有聽到什麼特別的事,若只是四處行走,想必結界也不會有特別反應。」雖然沒有明言,但手嶋因為心音關係,知道卷島所設的結界會對妖氣及強烈意志起反應。
「既然如此那也就是一般遷移,...

[弱虫衍生] 尋香 (13)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13)

山外的太陽已經墜下,金城收拾好抄寫的經文,起身欲關閉接待信眾的大門,此時一陣怪風呼嘯而來,金城趕忙用衣袖遮掩口鼻,睜開眼睛才發現荒北直直站在面前。
「唷,小神主。」右手甩動腰際的獸毛繩,態度略顯挑釁。
「原來是荒北大駕光臨,請問有什麼事嗎?」金城一如往常的恭敬。
「雖然這趟是瞞著小福來的,但我想了又想、想了又想,事情不解決心裡頭實在不痛快。」
「但說無妨。」
「最近傳遞訊息的狐狸又少了,是否與你有關。」
「此事我一無所知。」
「那你為何要在此落居,天地之大你為何偏要在這當神主。」
「這是天意,我依天意而行。」
「誰管你什麼天意不天意,我告...

[弱虫衍生] 尋香 (12)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12)

「小卷,今晚的月亮真美啊。」
「你還有心情看月亮,快點休息吧。」
淡雅的夜來香綻放,香氣順著晚風飄進山神宅邸,卷島坐在一片青綠的軟草墊上,東堂則側臥在旁,頭倚著卷島的大腿。
「感覺好像回到你小時候,我也常這樣做。」東堂輕笑。
「哈啊,幸好你沒什麼重量,否則小時候的我肯定被你壓垮。」手指劃過東堂的髮梢,卷島一絲一絲抹平。
「那時候真的很開心,只有我和你兩個,每天都很愉快。」東堂說著說著閉起雙眼。
「現在的你不愉快嗎?」
「愉快,有小卷你陪在我身邊,我肯定是天地間最幸福的……」
最後一語落下,接續著是淡淡鼻息。卷島手指順著東堂額頭緩緩向下,看...

[弱虫衍生] 尋香 (11)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11)

「真是,難看死了。」趕到現場的瞬間,荒北沒有第二句想說的話。
新開甩動如人一般粗的樹幹,御堂筋則騰空躍起將樹幹從中踹成兩半,此時趁著下盤的空檔,新開將手中的殘枝一掌推出,剛好命中御堂筋的腰際,即便如此退縮僅有一瞬之間,御堂筋靈敏接住新開想趁勝追擊的拳心,再借力使力將之摔倒在地,兩人毫無間斷的短兵相接,速度之快非凡人能及。

「我倒是覺得還不錯。」神色自若的坐在簡易搭建的蛛網鞦韆,卷島十足隔岸觀火。
按照金城的計劃,是利用狼族讓石垣心生恐懼陷入困境,如御堂筋對之仍有一絲情誼,必會出手相救。此時埋伏的新開便可藉機展開攻勢,行動靈活...

[弱虫衍生] 尋香 (10)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10)

「我已經聽小卷說過大概,淨身及防護的工作就交給我吧,至於戰鬥還是請福富他們多擔待,畢竟本神之力並不宜用於攻擊。」在山神宅邸裡,一身素袍的東堂坐在舒適的軟草墊上,泡出清香的花茶。
「請你放心,已經跟雷山眾人商量妥當。」基於禮貌,這次金城是親自上門討論後續。
「哈哈哈哈難怪小卷那麼看重你,確實很有本事,即便成為一山之主也沒有問題。」
「誠惶誠恐,我只是一介神主。」
「只是一介神主能那麼堂而皇之的遊走於山神宅邸嗎?別人或許看不見,但身為本神的我很清楚你體內的魂,從你到來的那一刻起我已知天意,唯獨小卷讓我放心不下,只是現在看來我也無須擔心。...

[弱虫衍生] 尋香 (09)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09)

褪下正裝換上輕便狩衣,完成對外的祭祀大典後,金城急忙趕到側室,發現裡頭已是人滿為患。
「好久不見了,金城。」卷島坐在木椅上輕鬆的揮手招呼。
「你也來了!今天真是貴客滿堂。」驚訝之餘難掩喜悅。
「喂喂我可不是來這聽你們寒暄的,就在這把話說清楚。」荒北用力一推,一名黑髮男子跌跌撞撞來到金城面前,神色緊張卻無退縮之意。
「我是這裡的神主,金城。請問你是?」金城伸出右手輕扶男子的肩膀,示意讓他坐下。
「……我叫石垣,是雷山伏見村的居民,今天是想來為我的朋友祈福,沒想到突然被請了進來……。」退到身後的圓柱椅坐下,石垣用眼角餘光看了荒北和新開一眼...

[弱虫衍生] 尋香 (08)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08)

「是誰?」迅速回頭,只見翩然到來的男子,帶著一抹笑意。
「哈哈哈不愧是小卷,能察覺我的氣息,不過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歇息?」東堂將垂落的髮帶掀至頸後,清秀的臉龐毫無遮掩。
「……你喝酒了?」揉揉鼻子,月色照映之下,卷島綠色的髮絲與茂林合而為一,唯獨那雙眼睛閃爍淺淺螢光。
「啊,原來是酒氣,不過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從金城的神社離開時已近三更,東堂亦是發現深夜仍有穿梭林間的身影,才前往查看。
「沒什麼,出來走走而已。」卷島拉起滑落下的披肩穿戴整齊。
「小卷,你真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嗎?又是哪裡出了問題?」縮短兩人間的距離,東堂執起卷島的...

[弱虫衍生] 尋香 (07)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07)

「前面那位揹著行囊的小哥,可否幫幫我啊。」
晨間的販售已經結束,田所趁著仍可識路的時候穿透雲山濃霧,要前往雷山的村落補充農糧,卻在一片白茫中被叫住。
「怎麼?迷路了嗎?」看不清來者何人,只知道是個年輕男人的聲音,但田所始終有著古道心腸,遇人有難無法坐視不管。
「是啊,走進來後就迷路了,也不知道要往哪兒走才能到村落啊。」
「你不是雲山人吧?」
「不是啊。」
「那你鼻子怎麼樣?靈嗎?」
「鼻子可靈的啊!」
「既然如此就記住“花香之處神之蹤,結網之處神之待”,順著花香走,如果這座山要放你進去,自然會撥雲見日,若真找不到路就是無緣之人,我也幫不了...

[弱虫衍生] 尋香 (06)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06)

雲山因地勢險峻多有雲霧,即便是居民也常在山間迷路,好在天然環境四季如春條件優越,無需外界供給也得以自產自足,因此中央市集總是人聲鼎沸。
「原來是金城啊,還在想怎麼櫻花突然就開了,想必是有大人物駕臨。」田所趕忙從攤位走出,笑容滿面的拍打好友肩膀。
「不、不,一切只是湊巧。」被強而有力的掌心連擊,即便是勤加鍛鍊的金城也有些站不住腳步。
「哈哈哈哈別謙虛,至少許多女孩兒的心花都開了。」田所爽朗的笑聲和壯碩的外型一致,此話一出更引來不少關切目光。
「就別再開我玩笑,我今天來是想買些雜貨,另外手嶋托我向你報聲平安。」
「手嶋啊,他在你寺裡應該...

©辰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