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璐  

極陰之地的驅逐(四)

※ J禁,無限大,橫雛(故事中段會有些許倉安)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四、

第五天,村上覺得他的忍耐已經到達極限。
每天渋谷會在差不多時間送來三餐,閒聊幾句後離開,剩餘時間橫山大多在打電動,就這樣日出直到日落,彷彿外界的一切都與他無關,完全與世隔絕的生活。
村上原以為電玩是橫山工作的一部份,開口詢問後只得到“這可不是用錢來衡量的”,如同生澀輕狂的叛逆期小鬼,把現實通通拋到腦後的偏執發言。
但村上並不是這樣浪漫的人,他從小就被金錢追逐,最高紀錄曾經一天接下四個異地打工,過著只在通勤車上才足以闔眼的極限生活。他早已習慣這種節奏,即使現在衣食無缺,還是無法容忍漫無目標,只能剪剪庭院雜草的虛度光陰。更不要說在這五天內,他唯一踏出家門的機會,是到一百公尺內的超市補充一些日常用品。橫山跟他一起去,並且用相當不耐的表情跟在身後,讓他只能匆匆結束採買。
他實在不明白怎麼會有人足不出戶到這種程度,也難怪橫山肌膚能保持得如此白皙,每當早晨時分,村上看見橫山拉開窗簾,陽光一點一點灑落到橫山身上,總有一瞬間覺得如果此時伸出手,或許會直接穿透這個人,而這個人就會如薄霧般消失。
“這樣封閉下去再健康的人都會生病的。”就在村上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要出門一趟時,得到橫山“你去準備一下,今天要去工作”的美好邀約。


正如先前所言,橫山在工作時會穿著浴衣,今天的他選擇一襲淺藍直紋,配上本就清秀俊逸的臉龐,猶如夏季川流間的一朵白蓮,村上看見時不禁發出“哇啊……”的深切讚嘆。
「……有這麼奇怪嗎?」早已對注視習以為常,但村上眼中綻放出的光彩仍叫橫山彆扭不已。
「一點也不奇怪!我第一次看到那麼適合穿浴衣的男人,真好看啊,明星都比不過你。」
「你現在是在尋我開心吧?」
「才不是,我是真的覺得好看,以後也穿給我看吧。」
就說了不是為了給別人看才穿的。橫山在心底翻了白眼,卻只是沉默的轉過身去開門,村上看見隨即穿好鞋子跟上腳步。



「哎,我是要請錦戶大師來的……,算了,進來吧。」女人甩了甩手,指根的鑽石戒指劃出幾道流光,讓村上莫名目眩。
一路上橫山沒有說明工作是什麼,也沒有說要去哪裡,村上只是默默跟在後頭,順便收割些注視橫山的目光。倒是橫山時不時回頭看向村上,用著難以形容的複雜表情。
而在橫山走進帶有私人警衛的豪華宅邸時,村上似乎有些明白為什麼橫山可以過著與世無爭的悠閒生活;就在看見濃妝豔抹的貴婦觀察橫山的眼神時,不禁懷疑了自己該不會正被捲入豪門桃色風波,進到了從未探知的世界。
不過事實證明妄想是屬於凡人的超能力,就因為是凡人所以不可能成真。

「已經解決了,接下來我會請錦戶大師跟妳聯絡。」橫山冷淡的回應,目睹一切的村上只覺滿心困惑。
從一進門橫山就叫他站著別動,所以他只能眺望橫山午後散步般愜意,頂多就是在幾個角落停下來拍拍浴衣,然後撐住膝蓋轉動幾下,活像個缺乏運動關節退化的老人家。
「嗯?可是你什麼都沒做啊?」婦人雙手交叉抱胸,說出了村上心底的疑惑。
「儀式確實已經結束了,現在這裡十分乾淨,妳可以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話語至此,橫山有些停頓,他注視著婦人的腹部,對方察覺後不自然的用手遮了遮,「希望妳慎重考慮,我不希望下次看見的是這個孩子。」
橫山尾音甫落,婦人便從脖頸竄起一陣潮紅,最終泛滿整臉。她語帶憤怒的對橫山喊道“既然如此我就不送了,我也不想再見到你”。橫山聽言也不氣惱,只是淡然的鞠躬,轉身便對村上使了個“可以走了”的眼神。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啊?我怎麼都看不懂。」離開宅邸一段距離後,村上終於壓抑不住噴發的好奇發問。
橫山看了他一眼,嘆口氣,最後拿起手機,「喂,すばる,我做完了,你今天早點過來。」



當橫山他們回到家時,渋谷已經等在門口,他圓滾的眼睛上下掃描了橫山,有些訝異說道:「我第一次看見你這麼乾淨的樣子。」
「上一次出門距離太短沒發現,這次是真的見識到了。」橫山拿出鑰匙打開家門,村上跟在他身後,所以誰也沒看見殿後的渋谷踩著愉悅的音符,輕盈的小跳步。

橫山一進門便直接上樓,村上則和渋谷進到和室。
「吶,你們通靈者工作都這樣嗎?就這樣晃晃就結束了?」村上實在有很多話想說,其中也包括不少“世界真是不公平啊”的感慨,可是心裡頭又有股聲音告訴他,在事情不清楚前不能妄下定論,畢竟短短幾天內他見識過太多不可思議。
「才不是,只有ヨコ是特別的,所以那傢伙在普通人眼底就是個晝行燈。」
「耶?是因為很白嗎?」
「當然是在笑他沒用啊!……天然啊,你這傢伙真是天然的貴賓犬啊。」
「為什麼是貴賓犬?」
「ヨコ說的啊,他說看到你張著眼睛巴望他,就像看見想一起玩的貴賓犬,要抱你不是,不抱你也不是。」
「什麼啊,把我當成狗了啊。」
「你難道就沒有想吐槽的地方嗎?」
「我剛才不就說了嗎?」
面對村上認真無比的眼神,渋谷覺得他漂亮的黃段子就這麼被糟蹋了,此時他聽見移動的腳步聲由遠而近,這才放棄了繼續加油添醋的企圖。

進到和室的橫山已經換成了輕裝短褲,此刻村上才發覺對方膝蓋有像瘀青的沉澱色素。
「雖然不多還是得處理一下。」渋谷從口袋拿出黃紙,跟上次一樣在紙面畫出村上看不懂的圖樣,只是這次並沒有對折,而是直接將紙攤開覆蓋在橫山膝蓋。很快的村上看見那張紙像被墨汁浸染化作黑色,橫山也不由得吐出放鬆的長氣。
「……謝謝了。」在紙面取開後,橫山膝蓋的青紫已然消失,又變回原本的潔淨白皙。
「說什麼啊,這次這樣可輕鬆了,村上是你最好的護身符,好好對人家。」用打火機在空中把黑紙燃成灰燼,渋谷拍了拍手中塵埃,隨即對村上露出少年般的爽朗笑靨。
「我又沒有對他不好……」嘟起對男人而言過份豐潤的嘴唇,橫山表情彆扭的看了眼村上,過了半晌才微弱吐出:「但有他在確實是不錯。」

不由分說的,聽到這句話的村上,內心油然而生一股巨大的喜悅。
短短五天時間,村上感覺自己就像空轉的陀螺,除了母親的眼淚,什麼命定之人,什麼永生不死,這些都太過遙遠且虛幻,他知曉了很多事,卻從未真實感受到重量。
他有時會凝望橫山打電動的側臉,思考“這個人真的需要我嗎?如果需要為什麼不看著我呢?”而在橫山不自然的扭動身子時,才察覺自己或許連注視都會造成麻煩。
所以此時此刻,即便是一句不坦率的肯定,都足以讓村上欣喜若狂,彷彿是打上河面的小水漂,瞬間有了彈跳的動力。

「所以我今天這樣做是對的嗎?但我沒印象自己做了什麼,可以告訴我嗎?」村上殷勤真摯的眼眸宛若碎滿琉璃,閃閃發亮的叫橫山無法直視。
「你是沒做什麼……」
「只要待在他身邊就好。」猶如在防堵橫山可能的惡言,渋谷連忙開口介入,「你的極陽體質會讓鬼怪不敢靠近,只要你待在ヨコ身邊,就可以保護ヨコ。」
「所以說平常那些鬼怪都在橫山身邊嗎?」村上皺起眉頭,卻不帶膽怯。
「你剛才不是問我通靈者的工作嗎?之所以ヨコ什麼都不用做,是因為他們會自己衝過來。極陰體質對鬼怪的吸引力是絕對的,像飛蛾撲火一樣,他們會黏到ヨコ身上,或是侵入他的身體,可是消化那些鬼怪很耗體力,所以我會來幫他處理。」就像逮到千載難逢的機會,渋谷一股腦對村上傾訴。
小時候幾個師兄弟結夥出遊時,師傅都會特地為橫山施咒,長大後沒有師傅的咒語護體,橫山只要出門必定沾滿妖魔鬼怪,這時候他和錦戶會儘量替橫山清除,有些埋得太深拔不出的就只能讓橫山自體吸收。
橫山本身就是黑暗的深淵,他能吸收一切,卻難保有一天軀殼會崩解。久而久之橫山放棄了他最喜歡的旅行,成天躲在設有結界的家裡,只有工作才會外出。

「……所以膝蓋上的瘀青和要燒掉的浴衣,都是鬼怪造成的?」村上眨眨眼睛問道。
「也不是所有鬼怪都可以侵入我的身體,除非是我想要,或是對方太強,否則大部份都是黏在衣服上,有時候黏得太多懶得處理就直接燒掉。」已然明白渋谷的心意,橫山覺得有些事還是由自己說明比較妥當,「如果是需要超度的,通常我會裝在關節裡帶回來讓すばる處理。像今天帶回來的是幾個嬰靈,還沒有出生就被放棄,太可憐了。」
橫山的話讓村上憶起最後在宅邸的對談,如果是這個原因,也難怪婦女如此不客氣。

「這樣啊……,我大概搞清楚了,不管怎麼說,只要我待在你身邊,你就不會被那些鬼怪糾纏了對吧?」
「也只有那些小傢伙啦,要是遇到厲害點的……」
「總之我是不會離開你的。」

橫山的話只說到一半就無法繼續,不僅僅是因為村上的回應,更重要的是橫山感受到了。
猶如第一次凝視這雙眼睛時,那股無法抵擋的,彷彿要吞噬自己的,深邃。



月明星稀,使得走廊上的陰影無比清晰。橫山躡手躡腳走著,連自己都感到窩囊,可是沒辦法,他現在不想直接和那個人對峙。
輕得彷彿一陣風打開房門,小夜燈的光從縫隙流洩出來,涓涓爬上橫山白皙的腳掌,而後小腿,而後腰際,最後佈滿全身。
橫山一進門便小心翼翼坐下,房間不大,所以無論坐在哪都能清楚看見村上的睡姿,此刻他呈大字型仰躺,被單也被踢得亂七八糟。

“這是什麼小孩子的睡相啊”,橫山這樣想著,嘴角不禁上揚。
腦海浮現出這幾天村上總是有意無意凝視他,像個內心掙扎卻不敢提出要求的懂事小孩,又像隻覺得寂寞想要爭取一些目光的貴賓犬,無論哪一邊都令橫山心猿意馬,最後乾脆視而不見。
其實橫山很清楚,讓村上待在家裡這麼多天是件痛苦的事。村上的肌肉精實膚色健康,怎麼看都是長年運動的類型,每當他看見村上自發性在庭院修除雜草,背景是蔚藍天色,而他散發出的氣是如此純白耀眼,橫山就會忍不住感嘆,感嘆這世上真的有跟自己完全相反的命運。
自己或許馬上就要死了,而他或許永遠都不會死。生亦何歡,死亦何苦。

不過感嘆終是無用,橫山活到二十九歲也見過不少悲歡離合,他的內心依舊柔軟,只是不可能無限上綱。就算他知道待在家裡會讓村上感到難受,也絕不可能放村上一個人到外頭恣意奔跑。他不可能,也不願意讓村上離開自己的視線。
當然如果村上提出要求,他還是可以跟村上一起出門,這是他的底線。即使會沾染上鬼怪,但一起出門這件事還是可以做到,即使他會覺得很麻煩,但可以。
不過除了短短的購物之行,村上沒有多說什麼,橫山也不至於自找麻煩,於是就擱置到工作這天,也就是此時橫山才懊悔為什麼沒有早點帶他出門。

真的是很驚人的效力,橫山看見以村上為中心,半徑二公尺內沒有鬼怪想靠近,即使總有些想朝橫山衝去的儍東西,最終都還是選擇放棄。村上就像完美的屏障,為橫山隔絕了所有雜質。
欣喜若狂,橫山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詞描述自己的心情。自從沒有師傅的咒語,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毫無負擔的外出。不用為被糾纏感到煩躁,也不用為總是要找渋谷或錦戶幫忙感到愧疚。

“如果你在我身邊,我就哪裡都去得了。”
橫山無法抑止這個念頭盤旋,他一直都想要一雙翅膀,一雙帶他遨遊世界的翅膀,而村上足以帶他飛翔。

「嗯……。」夢鄉裡的村上發出黏稠的鼻音,隨後翻身,睡顏與坐在門口的橫山相對。
注視對方在小夜燈下微微泛黃的臉龐,橫山不由分說的感到安心。不是好看或可愛,而是安心。
有一個和自己完美相應的人,很安心。

2017-07-13 评论-6 热度-22 橫雛

评论(6)

热度(22)

©辰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