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璐  

極陰之地的驅逐(十一)

※ J禁,無限大,橫雛(故事中段會有些許倉安)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十一、


「總覺得特別噁心。」看著盤腿坐在眼前吃橘子的橫山,渋谷如是說。
「雖然樣子不太好吃,但挺甜的,要不然你試試?」拿起其中一瓣伸手向前,橫山也覺得村上剝橘子的技巧實在不太好,怎麼看都是蠻力脫皮,坑坑疤疤的。
「橘子也噁心,但你更噁心。」
「哪有啊,你少亂說。」橫山不以為然的撇嘴輕笑。
「哇啊,就這個,你就這個態度噁心,那種“我現在可是無敵了”的態度,真叫人受不了。」渋谷做出猛搓身上雞皮疙瘩的動作。
「你根本只是針對我啊,我怎麼做你都有意見吧?」
「連我都不給你意見的話誰給你意見,我可不指望村上,他說什麼你肯定都會裝作沒聽見。」
「我是那麼差勁的人嗎?」
「他昨天才跟我說“ヨコ只顧著打電動都不理我”,這還不夠差勁嗎?」渋谷雙手握拳說得義憤填膺,橫山被這氣勢嚇了一跳,身子不由得往後縮了一吋。


「……你也知道我的個性,這不是我能控制的啊……。」如同現在微微泛紅的臉頰也不是橫山能控制的。
「你還有什麼好害羞的,你們接吻的樣子我們又不是沒看過。」
「那不是接吻,是人工呼吸!」對於當時被拯救的情況,丸山以極具戲劇張力的口吻從頭到尾跟橫山講述了一遍,簡直巴不得把這個故事永遠流傳下去。
「本來想跟村上說吻著不放效果最好,可是他真的太努力了害我說不出口。」說到這裡渋谷是覺得有點可惜的,當下情況實在太過混亂,以至於沒有餘裕觀察村上陽氣的流向,如果能確定究竟是藉由接觸或呼氣傳遞,或許能以此為方向研究該如何破解村上的不死體質。不過錯過也沒關係,反正橫山之後有得是機會確認。

「不就是你們一直亂講我才會那麼尷尬嗎?只要我站到他旁邊你們就會不停偷笑,很討厭啊!」
橫山的煩躁切切實實,清醒時因為情緒太過激動,情不自禁的跟村上接吻,而村上也沒有反抗,就在他感覺兩人默契足以心領神會之際,對方一句“你還覺得不舒服嗎?還需要渡氣給你嗎?”就讓即使不清楚拯救方式,卻能因此猜到八分的橫山羞赧得想立刻去死。
更別提一向正經的錦戶,居然也使著閃爍鑽光的眼神說出“我太感動了,我的願望在那時候全都實現了!謝謝你們!你們一定要幸福!”這種叫橫山既想吐槽又不知從何開始的熱血話語。

「我們是開心啊!這次事件已經確定村上是你的命定之人了吧?既然如此看到你們在一起我當然會想笑啊!師傅要是看見肯定也會一起笑的!」渋谷微微拱手向天,內心充滿感謝。
在確定橫山身體狀況穩定後,他重新踏進將近十年未曾去過的道館,在那個師傅親手筆墨的“命”字下,磕出三個響頭。
而他也和錦戶飲茶對談,得知了當初言靈之力尚且普通的錦戶能挺過洞穴考驗,全拜天狗羽毛之賜。比起人類弱小的意志,天狗終究是神聖的天上物,惡鬼不敢冒然侵襲,也因如此安田才能將大倉體內盤根錯節的惡鬼藉由記憶分離,只是地獄燄火仍有其威力,才需要大地精靈協助淨化。
“那時候我什麼都顧不得了,只想著要力量,幸好安田很溫柔,否則那一根羽毛就算我花三輩子也賠不起。”
錦戶語畢笑著喝下一口茶,渋谷只是點頭,想著“如果真的需要,那我也可以幫忙分擔一輩子。”

「是這樣說沒錯,但是就……不能給我一點空間嗎?」橫山無奈的嘆口氣,他就是會介意別人的目光,在發現大家全都緊盯著他和村上的互動時,就連最簡單的對視都顯得彆扭。
「你和村上獨處的時間也夠多了吧,空間還不夠嗎?」
「那傢伙該說是沒給我空間,還是給我太多空間……。」低頭淺笑,橫山將最後一片橘子塞進嘴裡。
在事情發生過後,就怕還有什麼閃失,村上約莫兩天都緊緊跟在橫山身後,就連晚上睡覺都自動自發抱著枕頭和棉被,說什麼都要跟橫山擠一個房間。
對此橫山有些困擾,卻不是因為要與人同室而眠,而是太可愛了。村上就像隻惹人憐愛的貴賓犬,這樣張大眼睛顧盼,小心翼翼的圍繞足邊,可愛到叫人感到困擾。
他還記得在沒有訪客的下午,自己盤腿坐在和室,打開久違的電動正玩得起勁時,從背脊突然壓上一股重量,隨後便是充斥體內的甜蜜香氣。
“今天變得好冷喔,你借我靠一下”,村上將全身重量都交付給橫山,以猶如陷入懶骨頭沙發的姿態翹腳閱讀體育日報,孰不知橫山現在豈止不冷還整個人像火燒。

橫山知道的,即使在看過對方種種缺點後,自己仍然對村上抱持好感,而這份好感在確認命定之人的身份後,變得更加沒有顧慮。
他喜歡村上,他想讓村上得到幸福,甚至可以說村上的幸福是他現在追求的第一順位,也就因此橫山覺得自己像被綁住手腳,動彈不得。

「你真的是很麻煩,要不然先喝個爛醉好了。」渋谷對這種模稜兩可不耐煩起來。
「……すばる,你也知道我很久沒有交女朋友了吧。」橫山將聲音壓得很低,像是不想被第三個人聽見。
「知道啊,像你這種色胚簡直不可思議,不過後來師傅不在了,你應該也不太方便,但面對村上沒這個顧忌吧。」過去橫山依賴師傅的咒術護體,所以能自由行動,再加上臉蛋本就俊俏,自然頗有女人緣。可是渋谷在某一天察覺橫山似乎不再對哪個女孩心動,這對青春期少年來說是再詭譎不過的事。
「我的顧忌不是那方面,就……有點陰影。」
「什麼陰影?H失敗嗎?」
渋谷一言讓橫山突然瞪大雙眼,對此渋谷不禁尷尬回應:「我就隨便說說……。」

「啊不行,我沒辦法忍受這種事,再來一次我一定會死。」雙手遮住臉龐,橫山邊說邊倒向榻榻米。
「你放心吧,村上不會讓你死的。」渋谷用淡然口吻說著,也如此確信著。



在渋谷離開之後,橫山才察覺村上久久未出現在和室,所以他稍微巡視,很快的在庭院發現那抹身影。現在天氣轉寒,村上只穿著一件薄外套就蹲在地上拔除枯萎的雜草。
「就說了你不用做這種事的。」默默走到對方身旁,橫山自村上來後便不像以往定期找專人來打掃房子,他原本心想既然村上想做就由他去吧,可是現在的他根本捨不得村上這麼辛苦。
「沒關係啦,反正看到就順手拔一下。」仰首後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那你拔完了吧?你先去換件衣服,我們到外面走走。」橫山對村上伸出右手,村上見狀本想直接搭上掌心,卻在指尖碰觸前一刻突然抽回。
「好,你等我一下。」迅速站起身,村上將兩隻手用力拍了拍,落下不少泥土塵埃,隨後頭也不回的加快腳步走進屋內。

凝視村上離去的背影,橫山再將視線返回自己空蕩的掌心。對於剛才的拒絕,橫山本來是有點受傷的,卻在村上用力拍抹雙手時,心頭不由得抽痛起來。
他能夠明白的,會在牽手前特別注意自己的手是不是髒的,一定是因為很珍惜接下來那一刻。



「就是這麼回事。」嚥下火鍋湯頭煮出的烏龍麵,丸山滿足的拍拍肚子。
「居然在我睡著的時候發生那麼多事,太可惡了。」經由專業生動的講述,大倉對自己錯過可歌可泣的史前大劇扼腕不已。
「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命定之人,緣起緣滅生死相依,簡直就是我的理想境界,果然只有人類做得到啊。」丸山語畢忍不住嘆一口氣,此時的他實在羨慕這樣曲折又浪漫的人生。
「我倒是覺得人類一下就死了,很多想做的事都來不及去做。」對於丸山想成為人類的心情,大倉實在沒有同感,如果可以他非常願意跟丸山交換,這樣子就可以陪伴安田更久一點。
「這樣說也是,所以看裕ちん這樣我好著急啊,明明幸福就在眼前了。」
「他那個人啊,雖然一副六根清淨的模樣,可是跟他一起看電視就知道了,兩顆眼珠緊緊盯著漂亮的姐姐不放,悶騷。」大倉頗不以為然的嚼動雞肉
「我也覺得他明明就喜歡信ちゃん,好著急啊……。」
「不然你幫幫他們吧。」
「耶?我嗎?如果被信ちゃん知道我肯定會被罵的。」
「別擔心,有什麼事我來處裡。」啪的一聲放下筷子,大倉豪氣的拍拍胸口。
「大倉……。」在這瞬間丸山有股“吾家有子初長成”的感動。
「反正了不起就是一頓貉肉火鍋嘛。」



沒有事前訊息,丸山無預警的抱著幾顆大白菜到橫山家報到,村上對於新鮮食材開心的收下,橫山則是陰鬱一張臉,讓丸山備感壓力。
「……其實你現在不住我家也行了吧?大倉家難道沒有空房間嗎?」
「裕ちん已經不歡迎我了嗎?」語氣有些黏稠,丸山楚楚可憐的模樣太過刻意,讓橫山不禁皺眉。
「要住就住,可是你不能再跟村上睡同一間了。」
「我跟你睡一間也沒關係啊。」
「怎麼可能,你睡一間,我跟村上睡一間,等下我去跟他說。」發出嘖的一聲,橫山起身要到廚房跟村上傳遞這個訊息。
「不用不用,我去就行,也有些話想跟信ちゃん聊,裕ちん不能偷聽喔。」
叫人不能偷聽不就讓人更想偷聽了嗎?橫山這樣想著,在看見丸山笑得尾巴都快露出來的表情時,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

進入廚房的丸山頗有自覺的主動拿起抹布幫忙擦拭餐桌,並且說出了剛才的決議。
「沒問題啊,晚一點我把棉被移過去。」眼睛盯著手裡的大白菜,村上正在思考搭配什麼料理比較妥當。
「其實以後你們兩個人睡一間就行了吧,客房就固定空下來。」說得漫不經心,丸山伸長脖子努力確認走廊外的人影是否就定位。
「不行啊,ヨコ不會同意。」
「以你們兩個人的關係沒問題吧?」
「哪有什麼關係,你們不要一直亂講,每次看ヨコ被你們欺負就覺得他也挺可憐的。」伸手拿出盆子,村上將大白菜一片一片剝開放進裡頭。
「才不是欺負,是關心嘛。好不容易找到命定之人了,當然希望你們好好相處。」
「也就是命定之人而已,除此之外就沒有了。」
「……難道信ちゃん你不喜歡裕ちん嗎?」
「我?我喜歡啊,是ヨコ不喜歡我吧?」
「沒這回事,裕ちん很喜歡你的。」
「喜不喜歡由別人說也不算數吧,如果我的價值是命定之人的話,那我會做好這個角色,至於ヨコ要不要喜歡我,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事,反正我又不是要他回報我什麼。」
「我喜歡他,就只是因為我喜歡而已,就算他不喜歡我也不會改變這個事實。可是如果你們一直亂說,就好像逼他也非得要喜歡我,這樣是不對的。」

聽完村上條理分明的闡述,丸山頓時領悟自己幫不上什麼忙。在一個清楚自己要什麼的人面前,所有自以為的建議都宛若妄言。
「……那如果裕ちん對你說了喜歡,你會怎麼樣?」
「我一定會很開心啊,但這太像作夢了。大倉不是也說過我不是他喜歡的類型,更何況我還是個男的,只會覺得噁心吧。每次靠得太近ヨコ都有種動彈不得的感覺,我也不想讓他這麼討厭,不如就保持這個距離。」
「信ちゃん你真的是個很溫柔的人啊……。」
「難得有人這樣說我,終於有人知道我的好了。」村上從流理台轉過頭對丸山笑得露出虎牙,丸山只覺得一定沒有人能討厭這張笑臉。

步出了廚房,丸山雙手交叉擺在身後,悠閒緩慢的走著。他來到和室,發現橫山一個人坐在角落,什麼都沒做只是安靜待著的背影。他知道橫山肯定什麼都聽見了,本來就是為了讓他聽見才這樣行動。
「我想了一下,晚上我還是去大倉家吧,那裡的床又大又軟更舒服了。」丸山一字一句說得清楚,隨後盼到橫山點了個頭權當回應。
「……信ちゃん應該快把菜洗好了,我有跟他說我會先離開,接下來的事就交給你了,也只有你做才有意義。」輕柔的尾音落下,丸山覺得已經做盡能做之事,他逕自往門口走去,下到玄關轉開門把,在這瞬間察覺自己真實的往人類更靠近了一步。



「ヨコ,我想那些大白菜還是用來煮火鍋吧,我們先去買肉。」小跑步的來到和室門口,村上朝角落的橫山喊著,隨後看見對方起身朝自己前進。
「走吧。」停留在村上眼前,橫山抬高右手,張開五指掌心。
「耶?」覺得太過突然,村上反射性將手往自己衣服上抹了抹,下一秒就被橫山以不容拒絕的氣勢牽起。
「快點走吧,都已經決定好了不是嗎。」橫山這樣說著,眼神沒有一絲動搖。


2017-07-24 评论-2 热度-27 橫雛

评论(2)

热度(27)

©辰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