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璐  

極陰之地的驅逐(十三)

※ J禁,無限大,橫雛(故事中段會有些許倉安)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十三、


正如村上所言,橫山確實有過熱衷尋覓對象的時候,就在青春正盛的少年期,他常常會在休息時間號召三五好友跑出道館,除了四處探險也流連於喧鬧的遊戲中心。容貌俊美又風趣幽默的他自然能吸引不少女性,自然也有想深入交往的對象。
不過說也奇怪,一但他和對方有了親密接觸,長則一月短則一週,總會聽見受傷、生病或是需要遠行的消息。
直到那一天,橫山記得很清楚,在萬籟俱寂的夜晚,他褪去女孩的上衣,撥開她垂落胸前的黝黑長髮,再仰首時,看見女孩後方一名婦人淚流滿面的跪在地上不斷磕頭。

當下橫山頓覺自腰桿到頭皮寒毛豎立,他知道婦女不是人類,或許是時限過去師傅咒語的效力減退,她才得以現形在橫山眼前,可他不明白對方為什麼要用如此卑微、悲傷的姿態,彷彿奢求著憐憫救贖。
所以他集中精神聆聽婦人的聲音,只聽見微弱一句“求求你不要把我女兒帶去那個世界”。
那個世界。橫山對這種詞彙實在太熟悉,在瞬間他腦海裡浮現所有女孩的笑臉,隨後便是疼痛、衰弱、悲傷的表情。
橫山從未想過,在他恣意青春的放縱時,有人正因為他的輕率受苦;他從未想過希望對方得到幸福的人,其實不幸的根源就來自於自己。
不可能了,絕對做不到,橫山立刻將女孩的衣服穿上,隨便找個藉口便匆匆離去。他甚至沒有勇氣再看婦人一眼,現在的他就像萬惡罪徒,只想奔跑在黑夜的道路,祈求一絲慈悲掩護。

「我猜測是一般人接觸太多陰氣帶來的後遺症,所以我不想再害其他人了。……沒有先跟你說明這件事,是我的錯,如果你不原諒我,覺得我很糟糕,那我從今往後都不會碰你,我做得到的。」
就在話題進行一半,橫山便察覺自己的本末倒置,他對村上的體質以及個性都太有自信,認為對方理所當然能夠接受,但這其實是傲慢的一廂情願。
所以他將放在村上臉頰的掌心收回,身體微微向後挪了幾吋。他害怕得到村上任何指責或嫌惡,即便全是他咎由自取。
但是出乎意料的,橫山退後那幾吋距離,村上向前,甚至於是更緊密的填滿。在發現村上鑽進自己懷裡,並且給予溫暖的擁抱時,橫山幾乎就要哭泣。

「我就是喜歡你這個地方,明明你才是最痛苦的,卻這麼努力想為別人帶來幸福。你放心吧,我是你的命定之人,是為了把你從極陰體質拯救出來的人,怎麼可能會被影響。要不然我們現在再做幾次,至少也要回本嘛。」
村上窩在橫山懷裡發出呵呵的笑聲,鼻息惹人發癢,可是誰在乎呢,對於現在的橫山而言他什麼都不在乎。
唯有村上而已,他只在乎村上的反應,因為只有村上才能真正將他拯救出來。

想要一個知道我很努力的人。
想要一個能夠接納我全部的人。
想到這個人會認真聽我說話,就會想為了讓這個人展開笑靨而更加努力。
所謂的命定之人一定是這樣的,不僅給了活下去的方法,更重要的是給了投入人生的理由。唯有這樣才能從陰冷的宿命解脫,真正擁抱作為自己的幸福。

「……所以你現在覺得幸福嗎?」幾乎用盡全力才壓抑住聲線顫抖,但橫山無論如何都想得到答案。
「很幸福啊,我能夠這麼幸福都是因為有你在,謝謝你,可以遇到你太好了。」

再也沒有辦法了,聽言的橫山終究止不住嚎啕大哭起來,淚水就像斷線的珍珠不停灑落在仰首的村上臉龐,連同他二十九年人生裡的痛苦和委屈,都想全數宣洩出來。
他知道的,眼前這個人是太陽,即使落下淚水,在他面前也會變成璀璨的彩虹,以更加絢爛的姿態點綴人生。

村上捧著橫山淚流不止的臉龐,發現這個男人就連哭泣也美得叫人心悸,雖然如此,卻還是更想看見他對自己露出笑顏。
「我是真的想一直跟你在一起,想要你盡可能的開心,盡可能的活久一點,最好永遠不會死掉,就這樣陪在我身旁。」
村上的話猶如一只鈴鐺,搖醒了橫山的思緒,他知道的,他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完成。
「……有你在我身邊,我會活得很久的,就算真的要死,我也會拉著你一起死。」橫山輕輕微笑,沒有半分虛假。

世間萬物,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全由命定。



「我就知道你昨天叫我不要來肯定有事,噁心!太噁心了!」渋谷在進門看見橫山的第一眼,就以顏面神經失調的方式崩潰大喊。
「……所以你看到什麼了?」已經做好心理準備,橫山嚥下口水努力承受渋谷的強力目光。
「白色的光啊!你那團黑色的氣外面居然包著白光也太噁心了吧!鬼都知道你們做了什麼!」
「我又不是故意的!……不過這樣說起來,我們的氣果然會流通……。」當初聽聞丸山的說明時,橫山就對自己身體覆蓋白光這點感到困惑,畢竟氣或許會對周遭造成影響,但卻不會互相流動,否則他們通靈者就真的毫無隱私。
「話說村上呢?我來看看他的氣如何。」渋谷突然想起另一名當事人。
「我看過了,沒什麼變。」
「那可不一定,說不定是你看不到而已。」渋谷逕自邁開往廚房尋人的步伐,橫山只是摸摸鼻子跟在後頭。

「喔,すばる你來啦,午餐還沒好喔。」剛把昨天火鍋剩下的食材整理出來,村上站在流理台前簡單的清洗。
「……看起來還真沒什麼變。」狐疑的皺起眉頭,渋谷覺得這並不科學。
「對吧,如果只有我一個人改變,那不就是單方面……」
「嗯?總覺得……你昨天射在裡面了?」
「這種話是可以亂說的嗎!」面對渋谷爆炸性的發言,橫山也只能爆炸的回應。
「雖然都是白色但是暗了一些啊,肯定是你搞髒的!」
「我才不髒!……可是聽你這樣說,我也覺得好像沒有以前那麼白了……。」
橫山跟著渋谷的動作,一起將視線往村上身上來回巡視,直到看見對方些許尷尬的表情才停下。

「……不是,我和すばる只是在觀察你氣的顏色,想說或許能找到幫助你改變體質的方法。」急忙解釋,橫山也覺得這種露骨打量不太得體。
「我知道,只是聽你們的說法,如果我要做了氣才會改變,那我豈不是得做到死啊?」村上太過直線的思考讓橫山不禁燙紅臉頰,卻正好對了渋谷的口味。
「真的是幸福的死去啊!ヨコ,如果是這種死法我就不攔你了,慢走。」瀟灑的揮揮手,隨即被橫山不客氣的按下。
「不可能有這種事!當初不也是沒多久我身上的白光就消失了嗎?所以這只是暫時的,絕對不是解決方法!」矢口否認煽情的猜測,橫山可不願意從今往後做愛變成一種制式行為。
「我也只是說說而已,這樣做起來太無聊了我才不要。」雙手叉腰的村上邊說邊搖頭。
「……村上,為了你好,還是別說ヨコ無聊,他花招可多的。」
「你就不能說點正經事嗎?」橫山實在受不了的抓住渋谷肩膀猛力搖晃。
「這也挺正經的吧?我知道了,以後不會對他說的。」坦然接受渋谷的建言,村上受教的點點頭。
「多坦率啊!ヨコ!你要是有人家的一半就好了!」
「你以為說分就能分啊!又不是共生!」
橫山尾音掉落的瞬間,猶如拋下深海炸彈,空氣中漫起極其微弱的漣漪,卻是連村上都能察覺的氛圍轉換。

「……すばる,這件事應該能問丸山吧。」橫山低垂的眼眸底下正快速運轉,彷彿用盡全力的歸納整理。
「也只有丸山有機會知道了,剛好我也有事找他。」收起了嘻鬧,渋谷認真的表情與橫山並無二致。
就像在回應他們的期待,此時遠方的門鈴突然響起,聽聞的橫山立刻奔向前去,開門後看見抱著電鍋笑臉盈盈的丸山。
「裕ちん,我帶了紅豆飯來喔,大家一起吃吧!」
「現在不是吃這個的時候了!快進來!」根本無暇吐槽,橫山迅速將對方拉進屋裡,導致丸山是一跳一跳才來得及把鞋子脫掉。



「共生之術啊……,我確實有聽過,考量利害條件,由宿主和共生者一組,交換彼此所有以求生存。」丸山跪坐在靠墊上,食指輕扶下巴正經追憶所知所聞。
「你有聽過人類實行過嗎?」橫山微微傾身,無法壓抑那份激動。
「沒有,就算是妖怪也很罕見,畢竟共生是將兩者的生死綁定,只要一方死亡另一方就算再健康也會馬上死去。會追求共生往往是因為單靠自己活不下去,但這樣宿主承擔的風險太大了,基本上沒有人願意。」
「就算是這樣,這也是我想到唯一的辦法了……。」眼角餘光撇向坐在角落不發一語的村上,橫山不介意和村上綁定死期,也不怕遭遇風險,說到底在這個機制裡他更像得利的一方,是為了讓村上死亡而存在的一方。
「其實共生之術本來就不是人類能用的法術,就算是我也沒有能力。」丸山搖搖頭,無法認同橫山的想法。
「像我這樣的人能夠稱作人類嗎?不管是什麼我都會學會,只要有一絲機會我就會去做。」雙手十指緊緊扣住膝蓋,橫山堅定向前的眼神讓丸山禁不住嚥下口水。

「既然如此,天狗呢?」
渋谷平穩的聲線讓橫山轉過頭去,他不得不注視那雙彷彿已看見道路的眼睛。
「……或許有機會,如果是天狗的話,應該有力量操控這個法術,但我認識的天狗只有安田,現在也不知道他在哪……。」
「大倉知道安田在哪裡,只要他醒過來,說不定有辦法完成。」橫山語畢同時,不禁在心底重新體悟命運的玄妙,好似所有人冥冥之中都會走向這個結局。
「如此甚好,安田的話肯定願意幫你們。其實我光看你們兩個人的氣,就覺得已經在互相幫助了。陽氣包裹易受侵擾的陰氣,陰氣調和太過狂妄的陽氣,你們把彼此從兩個極端拉近,陰間也好、陽間也好,終究是在人間。」丸山雙手合十,露出心滿意足的表情。

或許沒有誰比渴求成為人類的丸山更瞭解人類了。聽言的橫山回頭望向村上,而村上也回應了這抹眼神。
陰間、陽間,終究是在人間,我們還擁有能夠並肩同行的機會,只要前進,唯有前進,命運終究會安排最好的出口。就如同單方面的悲劇,在相遇後能成就最溫柔的戀曲。

「你真是個專業說書人啊,就算變成人類也不怕失業了。」
「耶?什麼意思?」渋谷話中的重點迅速擊中丸山。

「我和亮找到幫你成為人類的方法了。」

渋谷自信滿滿的表情,宛如是丸山最初熟悉的,在樹下光彩奪目的少年。



化妖本世俗,去妖名,蛻妖骨,徒留人間。錦戶偶然從古籍讀到這段話,他隱約感覺與丸山的情況略有相關,於是請因為研究咒術也對古籍有所瞭解的渋谷前來商議。
他們就“去妖名,蛻妖骨”這部份進行了一些討論,而後得知如果經歷這兩個過程,沒有妖怪能夠存活。畢竟妖名形同魂魄,妖骨擔當血肉,內外皆失如何自處。
但是徒留人間難道不是在暗示最後的立身之處嗎?錦戶這樣提問,渋谷想了想,於是回答:“如果他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了呢?”
死門不開,陽間徘徊,徒留人間。

「言靈師能替萬物去名,至於蛻妖骨能藉助符咒,當然我們不可能把你變成極陽體質,但是有村上在,他可以在你魂魄脫離肉身前就拉住你,連死門你都看不見。」 
當初橫山時會如此大費周張,除了體質加乘,多少是因為沒有把握時機,如果從一開始就用陽氣牽制,渋谷認為魂魄留在原地的機率極高。
「可是蛻妖骨對肉體的負擔很大,沒有強大的意志是撐不住的。」聽完渋谷的分析,橫山覺得不無道理,卻也深知其中風險。
「這點我跟亮討論過了,他負責去名,而我負責護體,有兩個言靈師在不用怕意志不堅,當然痛還是要痛啦。」渋谷聳肩,那終究是丸山無可避免必須承受的部份。
「……所以我真的能變成人類嗎?」彷彿一塊一塊拼圖,最後拼湊出曙光,丸山控制不住的展開眉梢,任憑淚水爬滿眼角。
「別擔心,你就算掉進三途川我也會把你撈起來,安心的去吧。」移動到丸山身後,村上伸出手抓住對方肩膀。
「信ちゃん……。」
「好!這樣一切大功告成!也該吃飯了!」渋谷用力擊掌,像在收拾接下來可能會因為丸山太過感動,而開始表演導致冷場的氣氛。
「啊啊!光顧著說話我還沒煮飯啊!」
驚醒的村上連忙起身奔往廚房,而丸山則是抱著電鍋跟在後頭喊著:「我這有慶祝你和裕ちん的紅豆飯呢。」

「……すばる。」待在和室的橫山望向前方同樣坐著的渋谷,如同春風吹拂的湖水輕笑。
「嗯?」
「活著不錯吧,還可以跟大家一起吃頓飯。」
「是不錯,如果大倉那傢伙能帶酒來就更好了。」語畢的渋谷不禁彎起嘴角,這就是他的幸福,往後也會這樣幸福的活下去。


2017-07-26 热度-29 橫雛

评论

热度(29)

©辰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