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璐  

【Zero-Sum Game】21

● 純紀錄,2013年創作
● 全文收錄實體書(已結束販售,不以任何形式再販),網路僅公開到27章節
● 製作當時有姊妹作,故牽涉相二(嵐),無法接受者請略過此文



21 「越過了悲傷就會發現還有下一個明天。」



當橫山發現二宮家門戶大開時,就知道相葉的怒氣非同小可,果然剛踏進玄關就碰上欲衝出的相葉,在來不及閃躲的情況下自己被撞開肩膀,外加一計惡狠狠的眼光。

“看來是來不及了”,輕吐一氣,橫山站在門口抓抓後腦杓,眺望那個緩緩移動到沙發坐下的二宮,過了半晌才勉強擠出一句:「你需要什麼幫忙嗎?」

「……還能幫什麼呢?」二宮這樣淡然說著,橫山心想也是。


      ◆


橫山一步一步走下老舊公寓,發現有個盤踞在角落的黑影匆匆冒了出來。

「……還好嗎?」村上帶著滿臉憂愁詢問著。

「來的時候已經吵完了,至少沒有人死。」自顧自走到車子駕駛側,橫山想從口袋掏出鑰匙,卻發現怎麼樣都摸不著。

「抱歉,都是我的錯。」也走到同一邊,村上與橫山保持一個車頭的距離。

「是啊都是你的錯,永遠都搞不清楚狀況。」


太過尖銳的言詞讓村上緊緊抓住自己的褲管,抿起雙唇壓抑隨時可能回擊的鋒利。

找到鑰匙的橫山終於在第三次順利插進車門孔,拉開門坐進去要反手闔上的瞬間,門柄被對方硬生生抓住。


「謝謝、謝謝你,一直以來都謝謝你!」


想說的話真的太多太多,濃縮下來只有謝謝兩字。

不僅僅是今天的幫助,不僅僅是過往的感動,光是你存在這裡,內心就只有滿滿感激。


搭計程車前往的路上村上腦細胞不停在運作,他發現即使認識最久的是渋谷,現在距離最近的是丸山,一但發生什麼事,下意識尋找的還是那個人。不是因為他總能幫自己解決,而是很單純的想見到他、想依賴他,就算什麼都不做,光是看見那抹身影自己就能安心。


這到底是什麼呢?心裡那股悸動究竟是什麼呢?

如果這樣詢問渋谷肯定只會得到一個答案吧?


「……我喜歡你、喜歡你。」


村上幾乎被水光遮蔽的大眼反映出街燈的明亮,橫山在那一秒失了神,下一秒則使勁全力將村上抓住門柄的手扯開。


「你說的我什麼都沒有聽見!」


不帶一絲憐憫將車門狠狠關上,油門催促的聲響掩蓋過村上瞬間發出的哽咽,望著已經消失在黑夜的車尾燈,村上反覆吸氣卻無法抑止從體內源源不絕湧出的眼淚。


“告白,然後粉身碎骨吧”。渋谷總是這樣說著,總是這樣靈驗。


      ◆


遲到並不是村上的工作態度,所以眼看時間一分一秒快趕不上【新鮮一午報】的事前準備,丸山站在村上房門口左思右想前後踏步,最後咬緊牙關抱著被連擊頭部的必死決心走了進去。


躡手躡腳來到床舖旁,丸山蹲下身子將臉貼到床緣,看向那張睡得嘴巴微張毫無防備的臉龐,總感覺於心不忍,但趕不上收錄絕對不是一個人的問題。

「……信ちゃん?」小小聲的,丸山發出像小女孩般的可愛音調。眼看對方沒有反應,又伸出手戳戳那青春留下的坑疤。

「信ちゃん,工作要來不及囉,吶吶。」彷彿在秒數流逝中也增添了膽識,丸山是越來越起勁,最後用姆指和食指挾起村上的頰面肉輕輕轉動。

「……不要玩了啦我好想睡……」像趕蒼蠅般揮舞手臂。

「不行不行,不叫你起床你之後會更生氣的。」抓住了那隻手臂,丸山依循鐘擺軌跡左右搖晃,宛如要去郊遊的幼稚園生。

「……ヨコ你好煩啊……」村上使勁抽回手翻過身背對丸山,像隻貪戀溫暖的小老鼠縮進被窩,渡過安靜的一分鐘後才將頭緩緩探出離開枕頭。

「……早安,マル。」頂著會讓化妝師抱怨的浮腫眼皮,村上坐直在床面,很平靜地向眼前人道早。

「早安,信ちゃん。」嘴唇下的黑痣清晰可見,丸山站在一旁,金黃陽光穿透窗戶灑落到身上,正賜予那道微笑溫暖的熱度。


      ◆


這樣的情況下見面理應是痛苦的,但村上是專業人士所以絕對沒問題。

在【水曜日約會】進行時兩人依舊面對面而坐,依舊有來有往聊著一些帶動氣氛的話題,彷彿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什麼事都沒有開始。

在播歌片段兩人分頭做自己的事,抓緊短暫時機橫山用眼角餘光撇向村上,看見那雙宛如從未顫抖的眸子,不由得流露出讚許。


“這世上一定要有這麼堅強的戰士,才能對應出隨時隨地都只想逃跑的懦夫。”

彎起自嘲的嘴角,橫山心想就算是這樣也無所謂,比起將來粉身碎骨的結局,自己更想苟延殘喘活下去。


但對村上而言被拒絕並不是一件難以面對的事,喜歡一個人和被一個人接受,這是可以分開考慮的環節,當然如果能連在一起就皆大歡喜。

即使現在回憶起來好像不經大腦,但村上很清楚那時候如果不對橫山說出口,現在會更無法面對沒有全力以赴的自己。

難過嗎?一定的。疼痛嗎?一定的。只是越過了悲傷就會發現還有下一個明天,而那一個明天從來沒有缺少心跳的感覺。

村上看著放送室牆上的分針一格一格前進,心想以橫山的個性一定會在當週祝自己生日快樂。


「啊啊,開頭就說了今天的【水曜日約會】是第二百回了吧?」在一個小時節目的尾聲,橫山回顧重點。

「嗯,好快喔,完全沒有感覺到。」

「你感覺不到的東西太多了,大概只有錢能引起你的注意。」邊說邊皺起眉頭苦笑,像這種私底下絕對無法平靜說出口的話語,在公開場合反而可以當成笑料隨性說出,中間隔閡無形人牆的感覺讓橫山莫名有安全感。

「才不是,還有很多很多東西,你也是啊。」自然而然毫無勉強的投出直球。

「你是在提醒我明天是你的生日嗎?是這樣的吧?」橫山發出高頻率的尖笑來掩蓋想挖洞埋起來的羞恥。

「嘛,也是。」村上順著話句延伸,並不打算改成咄咄逼人窮追不捨的主持風格。

「好啦看在你很期待的樣子我也不賣關子了,不過今年的生日禮物不是我送的。」

橫山的話讓村上頓時瞪大雙眼,瞬也不瞬的直視著,彷彿不停不停在詢問“為什麼”。

而從以前到現在都對這種專注一點辦法也沒有的橫山只好趕快接口:「雖然最最最開始的始作俑者是我啦。」


「你到底在說什麼呀?」始終學不會繞圈子的解題方式。

「去年你不是演了個舞台劇嗎?」

「嗯,我演了陽光戰士。」

「今年也有喔。」

「耶?真的嗎?那太好了!」村上開心的拍手。

「不過有一點點遺憾的事發生。」

「……什麼呀?不會是什麼奇怪的劇情吧?」

「傳說中的大野君這次沒有空,導演很困擾。」

「耶耶?那怎麼辦?還可以公演嗎?」

「想了很久只好退而求其次,讓你來主演了。」

「嗯……啊!你說什麼?」簡直是噪音等級的大喊,村上激動的從座位彈起。橫山只是坐在對面用右手撐住腮幫子,嘴唇揚起溫柔的彎月弧度。


「生日快樂喔,主角。」


2017-10-31 热度-17 橫雛

评论

热度(17)

©辰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