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璐  

【Zero-Sum Game】22

● 純紀錄,2013年創作
● 全文收錄實體書(已結束販售,不以任何形式再販),網路僅公開到27章節
● 製作當時有姊妹作,故牽涉相二(嵐),無法接受者請略過此文



22 「根本連一絲陰影都容納不下。」



喘氣聲在密閉空間裡循環迴盪,站在沒有第二抹身影的大片落地鏡前,村上仔細審視鏡中的自己,發現完整記起整隻舞步的手腳止不住興奮顫抖。

舞台劇公演訂在三月底,而生日當天才知道消息,就代表只有兩個月左右的時間可以練習。雖然兒童舞台劇比起一般演出長度略短,但平常還有其他工作的村上是一有空就往練習室鑽,還因此得到一把備份鑰匙以供離去時鎖門之用。


主角、主角、主角,不是沒有想像過,但美夢成真的那一刻還是令人驚喜。

在鏡子前獨自練習滑步的村上,渾然未覺時針已經走到三點位置。


      ◆


「恭喜村上信五榮登主角!」已經喝醉的安田怪聲怪氣說著,舉杯一呼眾人應之。


說實話村上應該是沒有多餘時間來參加聚會,但有收聽廣播的丸山將舞台劇消息告訴了大倉,而大倉告訴了安田,安田告訴了錦戶,錦戶又在找話題跟渋谷聊天的時候脫口而出,發現明明認識最久卻是最後一個知道的渋谷怒氣沖沖喊著『把那個傢伙給我綁過來!』最後便形成了提前慶功似的歡樂酒會。


「謝謝大家啊,不過我喝一點就好。」用兩根手指比出扁C字型,村上有意識的節制。

「信ちゃん你這樣太掃興了,不然用八卦來換吧!」大倉拿著酒杯湊到村上身旁,眨動眼睛流露出一股聚在茶水間說三道四的OL氣息。

「哪有什麼八卦可以說,就工作啊。」

「少來了演藝圈一定有很多事可以講吧,這個這個。」錦戶揮舞手臂由裡到外在自己胸口畫出了大大的半圓型。

「……啊,有!這次的編舞老師真是個巨乳。」村上驚醒般喊了出來,其餘人相當有默契同時發出“耶──”的回應。畢竟都是男人談論起胸部這種夢幻話題自然熱血沸騰,渋谷甚至直接伸出手往丸山身上揉搓,丸山則擺出一副色即是空的嘴臉任由對方雙掌游走。

「編舞老師不就會牽起你的手貼上去嗎?好色喔信ちゃん。」

「你的腦袋才真的是其他顏色吧!」一把抓住安田的瀏海,村上無比嚴肅的使勁搖晃。

「哇啊橫山一定羨慕死你了,……話說他這次怎麼沒來?」深黯橫山對胸部的熱愛程度,說完話的錦戶將眼神拋給這次的總召人大倉。

「……我打過電話喔,沒人接,大概手機又掉了吧?」舉起雙手以示清白,大倉癟起嘴唇搖頭,露出“不是我的問題”的表情。

「他很忙,別吵他了。」早就放開安田還補摸了頭頂兩把,村上用手指滑過殘存一半的酒杯口緣,逆時鐘打轉。

「躲起來做什麼呀混蛋!」

背後突如的大喊讓村上心底一驚,急忙回頭卻發現對方站得直挺挺的身子,將不停苦笑的丸山逼到了角落,渋谷那張被酒醺得滿是通紅的臉龐,比起欺負更像惡狠狠的撒嬌。


“就算躲起來也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我沒辦法放棄啊。”這樣想的村上將眼前的酒一口乾盡。


      ◆


「這次的舞台劇會有一段即興問答,你要有心理準備喔。」剃了有個性的平頭,舞台劇導演用手中捲起的腳本敲打村上肩膀。

「我知道了,但是可以先給我點方向嗎?」即使在主持中已經磨練過現場應對的技巧,首次擔任主角的村上還是希望做得更好。

「那我先給你第一天的題目,『拼命想飛的人類』,要記得以你劇中的角色回答。」似乎是不想再給任何提示,說完話的導演轉身就離開,獨留村上一個人站在原地苦思。


以劇中的角色回答嗎?既然是陽光戰士那肯定要說些鼓舞人心的話吧?可是拼命想飛不是件好事嗎?

比起想像更擅長具體推理的村上陷入五里霧中,用指尖揉搓鼻子徘徊在練習場角落,直到被編舞老師叫住進行下一門課程。

但說到編舞老師村上也是滿頭困惑,一次兩次還能視若無睹,長久下來只覺得這個人是怎麼回事啊?明明就是個年輕貌美身材姣好的女性,為什麼會毫不在乎的在男人面前調整胸罩、露底褲,然後在教導自己舞蹈時拼命身體接觸和彎腰露乳溝,這未免太不對勁。


如果是以前村上肯定會認為這是示好的表現,在雙方合意之下大概就轟轟烈烈交流一場,但那終究是以前;現在當然也不是“因為我有喜歡的人所以不可以”之類的高尚情操,只是很單純,太忙碌了,忙碌到沒有多餘時間去思考別的事,而且這件事還可能影響到未來的工作。

對於無法回應感到抱歉,村上保持一定紳士距離練習完整支舞蹈,將老師送到門口揮手道別後,再逕自繞回鏡子前跳足一個小時。


      ◆


「最近還好吧?」這幾乎已經成為【水曜日約會】中橫山必定的開場詞。

「嗯,舞台劇練習很順利,也沒出什麼差錯。」

「應該是你自己沒發現而已吧?你沒拿錢收買導演?」

「誰會做這種事啊!我很努力的!那你呢?工作還行嗎?」

「也沒什麼行不行的就這樣吧,回家只想睡覺而已,哪像你蹦蹦跳跳一點都不會累。」

「覺得精神還可以就會想再練習一下,我很緊張耶。」

「有什麼好緊張的,你沒問題的啊。」

「是嗎?」

「因為我很了解你,所以一定沒問題的。」


即使知道對方不願意卻還是忍不住凝視,村上心想這或許就是自己無法放棄無法遠離的原因。

長年下來累積的信賴,讓村上清楚只要橫山說沒問題,那結果就是一定的。心中一但被自信滿滿堆疊就沒有理由軟弱,村上在接下來的廣播情緒明顯高漲,尤其回答讀者來信時根本連一絲陰影都容納不下。


橫山蜻蜓點水對焦在那雙飛揚的眼角眉梢,覺得太陽時時刻刻都過份刺眼。


2017-11-01 热度-14 橫雛

评论

热度(14)

©辰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