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璐  

【Zero-Sum Game】26

● 純紀錄,2013年創作
● 全文收錄實體書(已結束販售,不以任何形式再販),網路僅公開到27章節
● 製作當時有姊妹作,故牽涉相二(嵐),無法接受者請略過此文



26 「簡直掏心掏肺想把整個靈魂挖空出來。」



雖然明白習慣難以短期間根除,但橫山對於這樣不知不覺的反射動作還是感到恐懼。

因為上次的整人影片在業界享有不錯評價,橫山又進行了一次企劃。結束收錄後女演員在棚內哭了出來,自己連忙跑到對方面前道歉,心裡卻沒有半分漣漪。

肯定就是死了。這樣想的橫山面無表情打開便當,轉動休息間電視頻道時,發現心臟還是會因那個人跳動。


今天【新鮮一午報】外景是採訪迪士尼樂園的特別活動,打從踏進灑下魔法的大門,村上就像返回童年般大吼大叫,跟著米老鼠們一同開心合照。

對比畫面橫山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就是他們剛到東京時過的那段苦日子,兩個人為了生存無所不用其極的打工,自己就是在便利商店收銀才被星探挖掘加入事務所。

當時的村上晚間在【鳥居】端盤,白天則到迪士尼樂園擔任入口剪票員,投機取巧的自己蒙混在團體入場的人龍,對村上擠眉弄眼呼嚨過一次免費入園。


「下次不可以再這樣。」

凡事都照規矩走的村上皺緊眉頭指責,下一秒則恢復成平時的玩伴模樣,兩個大男孩在遊樂園裡簡直像來到天堂。


「這個給你。」手上除了飲料還有一副圓型耳朵頭飾。

「為什麼是米妮?」村上接過,覺得困惑卻又不假所思戴上。

「因為米奇跑掉了。」

「什麼呀?不過我戴起來可愛嗎?可愛嗎?」雙手張開彷彿有“噹啷”的背景音效,村上對眼前的橫山露出殷切期盼的神情。

「嗯,可愛喔。」

與其說戴著米妮耳朵的村上可愛,不如說是會這樣問著自己的村上可愛。


『我戴起來可愛嗎?』

電視螢幕裡的男人戴上期間限定的米奇耳朵,擺出像布偶迎賓般的招呼姿勢。


“可愛喔”,想這樣回答的橫山在第一個音就啞然。


      ◆


接獲製作人通知要進行【水曜日約會】的預錄時,村上只是單純想著因為上次先用去了一回,這次要將它補回來吧。

「……你好。」早一步坐好定位的橫山抬起頭對村上小聲打出招呼。

「你好,……那個,結束之後我有些話想跟你說。」除了要為舞台劇的事好好道謝,還有很多很多,想讓對方了解的心情。

「再說吧,先開始了。」沒有分毫遲疑,橫山打開ON AIR的紅燈,兩人之間頓時又堵上無數透明人牆。


在最後幾分鐘尾聲,橫山伸出右手抓住了麥克風頂部,將嘴唇包含在緊握的掌心,像悶著似的發言:「在這邊要公布一件事,雖然很突然但請大家認真的聽我說。」

從以前到現在累積起的習慣,橫山從來沒有將廣播腳本拿給村上,因此村上也無法得知現在橫山想要發表的訊息;於是他安靜豎起耳朵,唯恐遺漏任何一個字句。


「……【水曜日約會】至今能做超過二百回,已經遠遠超出我的預料,在這段時間裡真的從大家身上得到了很多,非常感謝,如果不是大家的支持可能連二十回都做不到。」


這是什麼?村上聽見這樣的談話內容,從腳底竄起一股止不住的惡寒。


「不過無論是我或村上,在得到這麼多寶貴的東西後,決定要帶著大家的愛邁向另一段旅程,請大家不用擔心,就真的只是去旅行了,有機會一定會再回來的。」


旅行?不是指一個月的出國行程嗎?不是這樣嗎?

而且我根本沒有打算去哪呀!為什麼就這樣幫我決定了?


「【水曜日約會】今天就是最後一集了,謝謝長久以來支持的聽眾朋友,如果看見旅行中的我們,也可以跟我們打聲招呼喔,晚安,各位。」


關掉麥克風的剎那,橫山閉起眼睛彷彿在等待什麼,世界頃刻間凍結,不知過了多久後他醒來,衝入視網膜只有通紅的眼眶。


「……呵,我在你心底是不是真的是個白癡啊。」村上自嘲似的抖動肩膀訕笑。

「你是個傑出的演藝人員,沒有這個廣播你可以有更多時間安排工作。」橫山超乎平常的冷靜,像是個分析數據的專業經理人。

「是啊,一定會有其他節目來找我的,就算他們不找我,我也會自己找上門去,總不能一直靠別人吧。」

「你沒有問題的。」

「照顧我很麻煩吧,想著這傢伙真是個白癡不管他不行吧,真的對不起喔。」話說到一半就已經凌亂,短促的抽氣明顯在壓抑快要潰堤的情緒。

「你非常的聰明,而且你比誰都努力。」

「夠了吧!到底要騙我到什麼地步啊!我只是喜歡你而已有必要這樣一直傷害我嗎?我不懂啊!你要是真的討厭我就跟我說清楚啊!把我耍得團團轉很有趣嗎?」

村上站起來的瞬間膝蓋撞擊抽屜,桌面的水杯應和震動整個翻灑,漫延出的液體無聲擴散開來,緩緩堆積在略微隆起的邊緣,最終無法阻擋無法承受,顆顆分明墜落到地板,發出滴答的破碎。


「你老是這樣!自顧自躲起來,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嘴臉,根本只是怕受傷而已!很好啊!一個人的話就不會受傷了!你就這樣一個人到死吧!」


聲嘶力竭吶喊後村上頭也不回衝出放送室,橫山只是安靜坐在位置上,過了半晌才突然想起來該把弄濕的地方擦乾淨。


      ◆


眼前的畫面丸山一輩子都無法想像。


聽到聲響所以從房間走出,卻只見村上連鞋子都沒換就坐在玄關號哭,那力道簡直掏心掏肺想把整個靈魂挖空出來,連一絲憐憫都不願留下。

「……怎麼了?」丸山明白這樣問也沒有意義,但他不能放著此時此刻的村上不管。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真的、不知道……」無法抑制的抽搐搗亂發音,村上拼命想完整一個句子卻無能為力,只有眼淚不停不停傾盤灑落。丸山見狀只是拍撫對方的背,要他慢慢呼吸。


「我、相信他,相信他啊,可是他不要,那我、還能怎麼辦,已經沒有我能做的了!」


“雖然你不喜歡我,卻還是一直照顧我,即使有些方法不對,但終究是為了我好。”村上這段日子以來對橫山的所作所為始終如此消化,所以他從未間斷的想著,想著在不造成困擾的情況下,能為橫山做點什麼。

卻發現能做的真的不多,或許除了無條件的信任,真的沒有什麼能做的。

但如果連這點信任都不被需要,那自己之於橫山也根本沒有意義。


「相信別人,是錯的嗎?」


沙啞的嗓音終究無法再拼湊半句,村上的問題讓丸山啞口無言,連改變氣氛的念頭都無法轉動。

看向眼前無法平息的洶湧淚水,丸山覺得自己不足以去安慰這份悲傷,最後選擇不發一語坐在村上身旁,等待自己被呼喚被需要的空檔。


老天爺一定是在開玩笑吧?丸山心想。

否則怎會突然降下一場暴雨,這麼殘忍把太陽狠狠掩埋。


2017-11-03 热度-19 橫雛

评论

热度(19)

©辰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