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璐  

【Zero-Sum Game】27

● 純紀錄,2013年創作
● 全文收錄實體書(已結束販售,不以任何形式再販),網路僅公開到27章節
● 製作當時有姊妹作,故牽涉相二(嵐),無法接受者請略過此文



27 「我一直都沒有變為什麼你們會變。」



依照往例錦戶催促夜櫻會的簡訊來了,橫山左思右想,終究不願意讓私人情緒破壞大家好不容易建立起宛如家族般的友誼;即便已經親手撕去了一角。

翻查行事曆發現上頭除了工作還是工作,或許正如村上所言,自己一輩子就會這樣孤獨的死去。


而光是回憶起那個名字眼前就一片黑暗。


想終止【水曜日約會】確實是早就計劃好的,以平均收聽率而言,長久來的持平不好也不壞,但橫山感覺發展已經到了極限,不僅僅是每次的單元內容,傷害那個人的罪惡感狠狠壓倒自己,那是超越虛假的真實,再怎麼樣都無法忽視。


如果可以也不想這麼快畫下句點,畢竟是非常寶貴的時光,一星期裡最喜歡的一小時。


可是沒辦法了,與其讓兩個傷痕累累的人故作歡樂,不如痛下心來一刀割去,這種乾脆對凡事盡力的村上想必也是一種解脫。

在與脾氣出了名率直的製作人討論後,對方只是淡淡回應:「如果你這麼決定那就這樣,剩下的預錄就當作緩衝,我會再找其他節目來補時段。」

知曉突然離去肯定添了個大麻煩,橫山對於這般諒解感激得雙手合十,但他沒有料到接下來會聽見如此發言。


「你肯定沒跟村上說吧?因為你就是個大男人呀,那傢伙跟著你也有夠倒楣。」

「……我沒有……。」該承認和該否認的全部混雜一起,答案語焉不詳。

「我是不知道為什麼喜歡一個人要搞成這樣,少女漫畫看太多了嗎?」

「……沒有什麼喜歡。」畢竟是合作多年的同事,橫山有股無地自容的羞愧。

「少來了,就算你說沒有我也不相信,再也沒有其他男人像你們那麼噁心了,夠了,分手就分手,有什麼大不了的。」

「我們沒有分手。」這是今次橫山最理直氣壯的一句話。


因為根本沒有交往。


      ◆


一個團體裡總是會蘊藏不同個性,有人開朗有人安靜,有人彆扭有人坦率,但當代表光亮的角色不在時,整體氣氛都隨之趨緩。


「這一定是我參加以來最悶的一次夜櫻會。」錦戶站在吧台前,對裡頭的大倉小聲抱怨。雖然大家一如往昔吃吃喝喝,但過往夜櫻會標榜的瘋狂脫序,在這個夜近尾聲卻仍未出現。

「マル常常找藉口就算了,連信ちゃん都沒有來真的很奇怪啊,有這麼忙嗎?」端出兩大杯啤酒,頗有要跟錦戶比拼的氣勢。

「すばる好像也不太高興,吶吶,去讓他開心一下啦,我真的不會逗すばる啊。」

「你覺得我行?啊!章ちゃん過去橫山那了,快跟上。」大倉對錦戶使了個眼神,兩個大男人鬼鬼祟祟跟在穿了花長裙的安田身後,活像伺機而動的色狼。


「一直沒機會跟你道謝,上次LIVE謝謝你。」不需要前因後果,安田與外表反差的男子氣概在“啵”地一聲打開香檳時一覽無遺。

接過安田遞來的杯子,橫山輕笑說:「真正辛苦的是你身後的高個兒。」

被這麼一說安田隨及轉頭,只見大倉和錦戶故作鎮定的一人看向一旁,太過做作的反應連自己都難以忍受地笑了出聲。

「……咳,沒有啦,我只是負責出錢……不對出場地,實際上還是信ちゃん負責的。」

「村上?」大倉的話引來安田和橫山同時的疑惑。

「我之前就有請他幫忙布置啊,剛好橫山你不行所以我乾脆全跟他討論。其實原先我真的有想借個室外場地的,只是信ちゃん跟我說外面也不一定看得到星空,不如在店裡自己做宇宙吧,結果就這樣囉。」

「很像村上說的話,真有自信耶。」安田呵呵的笑著,只有橫山頓時愁雲慘霧。


為什麼當初沒有想到,那麼恰如心意的布置果然還是出自那個人之手嗎?

不需要解釋只消一些材料,就能建築出心中那座城堡。


陷入沉思的橫山沒有注意到身後緊逼的氣勢,在他回神時只有渋谷一雙大眼對準自己。

「我覺得太奇怪所以打了電話,結果マル說他根本沒收到通知,你做什麼啊橫山裕!」

「……我忘了。」因為通知丸山就跟通知了同住的村上一般,而現在的自己還沒有勇氣去面對爭吵過後的眼神。

「少來!連ヒナ你都忘了嗎?到底做了什麼啊你!」

「喂喂,你這個態度是怎麼回事?」橫山抽起嘴角,感覺眼前一發不可收拾。

「我之前就覺得怪了,但我不想管你們的事,只是マル剛才跟我說ヒナ哭了,然後你又這樣,說清楚啊!」

「沒有什麼好說的吧?他、他哭了也不一定是因為我啊。」騙子。橫山在心中狠狠咒罵自己。

「不是你還會有誰呀!為什麼你們會搞成這樣!我很難過啊!我一直都沒有變為什麼你們會變!為什麼啊!」


渋谷無法講述村上之於自己的重量,但不管怎麼說都是很喜歡的人,同時他也喜歡跟村上總是站在一起的橫山,對渋谷而言光是注視這兩人的背影心頭就異常平靜,那是一股即使自己身上帶有缺陷,終有一個人能完美補足的安定。

宛如天和地,待在這兩人中間的自己無與倫比放心。

所以即使查覺橫山好像喜歡著村上,村上好像喜歡上橫山,這種理所當然的事渋谷理都不想理,直至變成今天這種局面。


「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信ちゃん會哭?橫山?」跟村上交情甚篤的大倉將眼神投射過去,隨及錦戶和安田也跟上,頓時所有人的焦點都匯集一處,而那一處卻又過份脆弱。

「……為什麼你們都要這樣逼我啊?他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啊!」橫山幾乎分不清哭或笑的矛盾表情抽搐著,彷彿下一秒就會崩坍。

「怎麼會沒有關係!你們不是一直在一起嗎?」渋谷不顧一切的衝上前去,在快要撲倒對方的瞬間被身後的錦戶攔腰抱住。

「為什麼我們非得在一起不可啊!這太奇怪了吧!」退後幾步歇斯底里的尖笑,除此之外橫山做不出其他反應。


「因為你們互相喜歡這還不夠嗎!」


渋谷的聲音始終擁有穿透人心的力量,橫山聽言只是愣在原地久久無法自拔。


互相喜歡這還不夠嗎?

還不夠嗎?

那自己到底要什麼?


心頭盔甲頓時被硬生生砍碎,

湧出的不是鮮血而是那個人的眼淚。



=========【網路張貼結束】==========


2017-11-03 热度-19 橫雛

评论

热度(19)

©辰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