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璐  

【Zero-Sum Game番外】雷鳴

● Zero-Sum Game設定,時間點延續
● 純紀錄,20140509創作,橫山生日賀文



【雷鳴】



「如果是女裝的村上君我可以。」

在村上哈哈哈哈露出虎牙並且賞了一記響亮拍頭時,橫山在後方認認真真記住了那張男性工作人員的臉。


說出了全部由村上一人決定內容的舞台劇,橫山這段時間以來一直從側方注視村上奔走的身影,看著他盤腿在沙發上,拿著好幾張修改過無數次的腳本確認,看著他在客廳走來走去,只為了確認走位距離和音效的結合,看著他拿起好幾件各種造型的服裝,穿了又換、換了又穿,橫山覺得心動,心動於那個人毫無雜質的全心全意。

所以即使是俏皮可愛的女子高中生水手服造型,橫山也只是訕笑著“腿毛好歹也剃乾淨”,除此之外並沒有其他的想法。


大概。


「ヨコ,我今天戴這個蝴蝶結好嗎?」身上的水手服已經穿妥,化妝師正仔細的補上遮暇膏,村上的右手晃呀晃,將大紅色的蝴蝶結髮箍在橫山面前甩啊甩。

「隨便你。」橫山回以不帶一絲起伏的語調。

「喔,那我就戴啦。」

「你要不要乾脆畫個大紅唇算了。」

「啊啊,好像也可以。」

面對眼前完全查覺不到自己調侃意圖的男人,橫山發自內心深深嘆一口氣。


要說村上的女裝有多好看,其實是沒有的,但總是會有某幾個瞬間,在對上那雙沾滿紫紅色彩妝的眼角眉梢時,胸口無法抑止的震動。

終究是喜歡那雙眼睛的,而人的眼睛就像是心的反射。

所以看著台下摀著臉呵呵笑著的女孩們,橫山總是想問“你們真的知道村上的優點在哪裡嗎?”但下一秒也明白這也不過就是身為戀人的傲慢和嫉妒。


「嘖嘖嘖,導演你這樣的眼神不行啊。」

「蛤?」橫山一回頭便對上二宮明顯別有深意的眼神。

「簡直要把人吃下肚子裡的樣子呢,離演出結束還有兩小時,再忍忍吧。」作勢看了腕上的手錶,被友情叫來幫忙舞台幕後的二宮,並不需要也不想遵守與橫山之間的職場倫理。

「在說什麼啊,我只是在看他有沒有搞砸而已。」把抓住黑色布幕的手鬆開,橫山轉過身去坐到後方的椅子上,而從那個地方只能看見台下觀眾的反應。

「很可愛對吧,女裝的ヒナ很合你的胃口對吧?」

「就說不是這麼回事了!」

「也是啦,正確來說是不管怎麼樣的ヒナ都合你胃口,否則你也不會那麼放心把這整部劇都交給他,咈咈咈。」

沒想到二宮會吐出這麼一句想反駁卻又無法反駁的話語,橫山看著那張從容的笑顏,突然感受到些許同性相斥的道理。



「看到外面的鯉魚旗,才想到已經五月五日了呢!」在布幕外的村上正模仿著高中女生的音調說話。

「可是跟男朋友說鯉魚旗真可愛啊,他卻只回答了“嗯”,太可惡了,這時候不是該說“比起鯉魚旗妳更可愛嗎?”,這樣的我不是更可愛嗎?」

因為退到後方無法得知村上做出了什麼表情動作,但從觀眾們突然哈哈大笑的反應,橫山猜想八成是做了什麼想裝可愛卻一點也不可愛的表現吧?

「不過這麼說起來,男朋友的生日也快到了,啊啊已經不知道該送什麼禮物了,之前送了他跟我同樣款式的包包,他居然說不知道該怎麼用,這不是超級方便的東西嗎?」

台下觀眾一半困惑一半大笑的表情,讓橫山十足在意村上究竟做了什麼即興演出,於是他無視二宮的眼神,起身從舞台下方的秘密通道,快速穿梭到整座劇院的後方出口,再繞上二樓進到控制室,那裡雖離舞台較遠,卻能完整審視舞台全景。

而當他站到控制台的玻璃窗前,映入眼簾的是村上雙手抓著髮箍上的蝴蝶結,懊惱偏頭的樣子。


「啊啊好困擾,兩個人在一起不是真心相愛就好了嗎?既然如此禮物什麼的不重要吧?不過啊,看到他收到禮物時開心的樣子,也覺得很可愛就是了,年紀也不小了卻還像小鬼一樣,吃飯的時候還會黏飯粒在臉上。」

村上伸出雙手十指掩住了下半張臉,僅僅露出眼睛和褐色的長假髮,那模樣跟真正的女生相比其實毫不遜色。

「不過即使是小鬼也會有帥氣的時候,畢竟是男朋友啊!大家也都是一樣的吧?難道你們的男朋友都不會放屁挖鼻孔嗎?」

台下的女孩們有些人點頭,也有人呵呵笑著,現場氣氛就像真正的女子高校般融洽。

「啊真的好煩啊,把自己送給他怎麼樣啊?就戴著蝴蝶結去找他?不過這種橋段好像不適合在這裡演出對吧?我現在可是女高中生喔!」

拉了拉胸口的制服領巾,村上揚起滿滿眼尾紋的全開笑容,完全沒有女生的輕柔所以反而顯得好笑,當觀眾無可抑制的呵呵作響時,在控制室的橫山也感到作響,只是從不同地方傳來,之後村上究竟做了什麼演出他其實記不得了,真的記不得了。



「有時候真不知道你是真傻還是假傻。」二宮幫著把演出用的醫生袍脫下,對坐在休息室沙發上拼命喝水的村上說著。

「蛤?你在說什麼?」像老頭子般哈了一氣,村上轉頭與二宮四目相接。

「別在演出的時候撩撥別人啊。」

「反正明天休息,無所謂吧?」

「你果然是知道的嘛。」二宮再次發出嘖嘖嘖的音效。

「不過我下午約了別人去踢球,應該來得及吧?」

語畢村上隨及拉開手提包掏出手機確認,一旁的二宮雖然很想吐嘈“你確定你明天的屁股還能用?”,但又覺得這是別人的家務事別管太多。

而在二宮猶豫之際,休息室的大門被橫山打開,在四目相接的瞬間,二宮明白這是自己退場的最好時機,於是在心中默唸幾次祈禱語,側著身從橫山身旁繞了出去,並且親切和藹的將門關上。


「……如果我叫你不要再扮高中女生,你會聽嗎?」幾乎是一個音頻的語調讓人猜不透情緒,橫山一邊說話一邊往村上身邊靠近。

「蛤?為什麼?」村上已經卸完妝的臉龐恢復到平常的樣子,嘴邊的鬍青顯得清晰。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台上演什麼啊?」

「我當然知道啊!你有什麼意見就直接說出來啊!」村上始終不喜歡橫山這種隱晦的說話方式,而演出過後的疲憊令他無法壓抑自己的音量。

「不管怎麼說你都比鯉魚旗可愛啦!你這笨蛋!」

上文不接下文的發言是橫山在極度緊張時常出現的反應,村上愣了半秒,而後不置可否的噴笑出來,久久無法停止。

「你還笑!我可是導演!叫你取消演出可是很簡單的!」如果給橫山一面鏡子,他就會發現自己通紅的耳廓。

「……咳……,抱歉,但沒辦法,女高中生的戲份很重要啊!」村上環抱住笑得有點疼的肚子,努力讓自己正經回應。

「所以說你……」


「不過蝴蝶結以後不戴了就是。」


村上把放在桌上的蝴蝶結髮箍拿起,直直舉高在橫山面前,似笑非笑的注視橫山。

橫山看著眼前這個人,覺得心中有幾千幾萬句想要抱怨的話,即使如此卻還是伸手接過髮箍。

「……你是想用這個打發我的生日嗎?」無法與村上對視,橫山低著頭把玩手中的蝴蝶結,就像個不知所措卻又強作鎮定的小鬼。

「那我請你吃飯?」

「這是什麼禮物啊?一點誠意也沒有啊。」

「不是生日快樂,只是表達我的感謝。」


橫山抬起頭,看著村上,看著從村上眼底反射出的自己。

人的眼睛就像是心的反射,而那雙眼睛裡現在只有自己。


「真的很感謝你,現在還在我身邊。」

說完話的村上自己也感到害羞,在他垂下頭的瞬間,橫山將手頭的髮箍穩穩戴了上去。


生日究竟是個甚麼樣的日子呢,真的要說一定是一切的開始。

能出生在這世上真是太好了,橫山這樣想著,

就因為活著,才能感受到心臟轟轟作響的幸福。


2017-11-05 热度-20 橫雛

评论

热度(20)

©辰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