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璐  

came to comic

※ 橫雛,1122湊熱鬧,簡單的出版業設定



「那傢伙居然砍了我一半的印刷量!混帳!」
橫山以排山倒海的氣勢走進編輯部辦公室,同時將手中的資料袋一把甩到正襟危坐的丸山身上。
「耶?那樣すばる的新書不就……」急忙抽出裡頭的修正資料,丸山作為責任編輯很是在意這次的決定印量。
「すばる的保住了,是安田的被砍一半。那傢伙說什麼個性強烈的新人不是大起就是大落,沒有連載沒有讀者回函沒辦法預估客群,原本還想砍到一千本,開什麼玩笑!」砰的一聲坐上黑皮辦公椅,將椅柱後壓到脊椎的緊繃曲線,橫山望向纏繞蒼白蜘蛛網的天花板,眉頭像麻毛擰成一團。
「這樣啊……,但村上部長的考量也沒錯啊。」
「你這傢伙可是安田的編輯啊!怎麼能說這種洩氣話!要是這次書賣不好你也有責任!」
「可是安田真的畫得很好,我自己也會掏錢買的……。」眉毛皺成了八字,丸山苦哈哈的表情讓橫山不由得憤恨起現今漫畫銷量的低迷。
明明大家都抱怨著沒有夢想的日子,卻不願意花錢買一個夢想。
腦海浮現出剛才開會時村上頂著銷售部部長的牌子,惡狠狠說出“說到底賣書就是金錢交易,我只在乎收入多少和庫存多少,現階段我比你更清楚極限在哪裡!”
橫山對這種無視夢想的說詞感到火大,但更火大的是找不到反駁詞句的自己。


「啊啦,氣氛這麼差,被我們部長修理了對吧?」大倉鬆開咬著星巴客綠吸管的嘴,用著“我懂我明白”的眼神望向漫畫編輯部的低氣壓。
「沒辦法啊,每次到這個時間都這樣……」丸山搖搖頭,當了幾年編輯對印量大戰也見怪不怪了。
「這方面我是站在部長那的喔,滯銷太多我們壓力也很大啊,現在市場太難開發了。」
「開發市場是你們的工作啊!就算靠臉也給我把書賣出去!」
「這種銷售方法作者和編輯不會不甘心嗎?另外這是送上的甜甜圈。」原本走在大倉身後的錦戶不知不覺已來到橫山身邊,將帶有餘溫的紙盒擺到橫山桌面,橫山看見只是哼了一聲,毫不客氣的打開,對準限量的楓糖口味咬下一口。
「不過確實有些女店員是衝著大倉和錦戶進書的吧?由你們負責的書在店裡有看板的機率也高很多。」丸山煞有其事的扳著手指數數。
「“就算不是主食,但能吃當然要多吃一點”,這是我們部長說的。」說完話抿起上揚的嘴角,大倉不忘拋給橫山曖昧不明的一眼。
「……要炫耀你們部長領導有方就回去說,在我這說沒有什麼好處。」將最後一截甜甜圈吞下,橫山現在很想為自己泡杯咖啡。
「這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啊,小亮。」黏糊糊的喊了一聲,只見還站在橫山身側的錦戶從手中紙袋拿出一杯同為星巴客出品的咖啡。
「應該還是溫的,怕太甜所以這次只有三分糖。」五官每一處都伸展極佳,錦戶展現出飽滿又惹人疼愛的笑靨。
「……謝謝。」所謂不看僧面看佛面,即便橫山在氣頭上都不好意思苛刻了。
「我很期待這次すばる老師的新書,會努力銷售的。」近距離下,橫山簡直從錦戶的眼眸裡瞧見宇宙星辰。
「我也是,安田的稿子我看過了,超有趣的,想讓他大紅起來。」大倉伸出手搓揉丸山的頭,聽見負責作者被稱讚的丸山也忍不住呵呵笑了出來。
「你們真是……」
「哭了?都一把年紀了還那麼像小孩子。」
「吵死了!快滾回去銷售部啦!」橫山伸出手指用力比劃,大倉笑得海嘯似的快步跑出編輯部,而錦戶鞠完躬準備離開時卻被小聲叫住。
「……這個拿去給你們部長,太苦了,叫他自己解決。」把咖啡塞進對方手裡,橫山吐了舌尖,錦戶則是懵懵懂懂的點頭。



「其實部長和橫山總編輯關係很好的吧?」在電梯裡,錦戶看著手中的咖啡若有所思,再抬頭時對上的是大倉似笑非笑的複雜表情。
「……你幹嘛這個臉?」不知為何錦戶此刻覺得自己彷彿是被蛇盯住的無助青蛙。
「小亮,你進來我們部多久了?」
「大概二個月吧。」
「那你見過部長跟橫山吵過幾次架?」
「不是至少每週都會吵一遍嗎?」
「每次吵完部長都會讓我們買東西去給橫山對吧?」
「是啊,畢竟是同事嘛,我覺得部長這樣做很不錯。」
「你真的很可愛啊,以後我也每周都買東西給你吃好了。」
「耶?為什麼?這樣很噁心啊!」
「就是有人不覺得噁心啊。」大倉彎起月亮般的唇角,錦戶只覺眼角像被閃光刺了一下。



「所以說你就是個笨蛋嘛!怎麼可能給新人四千本!」將空杯叩的一聲敲至桌面,村上的大嗓門在酒氣下更加不受控制。
「就是知道你會砍半才說四千的啊!笨蛋!」手指再扳開一瓶啤酒,橫山先喝了一口,才往村上的酒杯裡斟滿。
「你要是說少一點我就會砍少一點啊,すばる的我不就沒砍。」
「你才不會砍すばる的書,我可是知道你私下有去拜訪他的。」
「哎,我是粉絲啊,也想認識老師啊,而且他就跟他的書一樣有趣,聊得超開心的。」
「這些丸山都跟我說了,すばる可是想藉此多延兩天截稿日。」
「哈哈哈我居然能消耗他兩天的精力啊,真不錯。」
「否決!你頂多就是二分鐘!」
橫山語音甫落便看見村上鼓起臉頰,在這一刻他警覺的放下酒杯,果不其然再下一秒村上便以擒拿般的氣勢撲抱上來。

「你連二分鐘都不給我。」村上將頭埋進了橫山胸口,聲線像烏雲密布的天空,潮濕且悶熱,橫山差點喘不過氣。
「又不是見不到面……」
「可是我不想每次見面都跟你吵架。」
「我們每次都會和好啊,各部門也沒有真的討厭你的人,我覺得這樣很厲害。」伸出手指穿進村上的髮梢,長期塑型的髮絲並不柔軟,但對橫山而言早已習慣。
「……你沒有把我送的咖啡喝完。」
「就說是太苦了,反而是你比較喜歡喝吧?」
「大倉說你氣得吐舌頭了。」
「我吐舌頭是因為苦!大倉那傢伙到底想幹嘛啊!」

「ヨコ。」
村上的呼喚瞬間換了場景,那是他們私底下的叫法,與工作無關,純粹是兩人之間的情感。
「嗯?」於是連回應都變得柔軟。
「雖然必須公事公辦,但對我來說,你喜歡的書我一定會幫你爭取,我想要你一直被你喜歡的東西包圍,這也是我的夢想。」
「……你的夢想太簡單了吧。」
「像這樣簡單嗎?」
悄然環上肩膀的雙臂,即便隔著一層薄衣仍保有俐落的曲線,橫山沒有拒絕村上的靠近,也沒有迴避迎面而來的親吻。
我才不會輸給你。橫山一邊想著一邊將雙手從村上的衣擺下探進。



剛開始只是同事,是同時進公司並且密切合作的同事。當橫山手舞足蹈口若懸河推薦新負責的漫畫時,村上總會認真聆聽,並在劇情高潮處笑得一雙大眼看不見白,只剩夜空的星光閃爍。
“ヨコ的口才很厲害啊,為什麼不來銷售部?”
“我才不要,看別人畫漫畫有趣多了,賣書的事就交給你了。”
“不行啊,就算到處去推銷也沒有人理我,我是不是不適合做這行啊?”
“你在說什麼傻話啊,你就記得我跟你說過的,那些絕對是最有趣的地方,絕對沒問題的。”
雖然不清楚實際銷售的情況,但橫山自那次後就沒聽過村上示弱的發言。而他們也從下班後的小酒館談天,熟稔到能將對方家裡冰箱塞滿自己愛喝的啤酒。

於是在那一天,橫山記得很清楚,明明醉得連酒瓶都拿不穩,意識卻很清楚。
他記得村上起身的時候,搖晃的腳步撞到桌腳,他痛得在地板瑟縮成一團,自己則移動過去關切。
在那一刻村上抬起頭望向他的眼神,就像是被誰欺負後,期待被抱在懷裡撫摸著、安慰著的幼犬般,那樣柔軟又惹人憐愛。

全都是因為喝醉了,橫山這樣告訴自己,在他按住村上後腦勺,接近霸道的親吻時。
全都是因為喝醉了,橫山這樣提醒自己,當村上環抱他的腰際,並且將身體迎上時。
於是橫山放任了自己的五感四肢,唯獨心裡清楚得不得了。
隔天兩人醒來後也什麼都沒提,就像是默契般認定對方都在酒醉的夢裡。

可惜啊,哥哥漫畫看多了,接下來是什麼劇情都很明白的。
所以他在一個飄著小雨的夜晚,又放任自己狂灌猛喝酒氣滿身。
“ヨコ你喝醉了,清醒點。”
拍打頭頂的力道真真切切,卻喚不醒一個裝醉的人。
於是橫山將整個人都傾倒上去,彷彿和齒尖難分難捨的口香糖,試探著自己會被拔起還是吞進肚裡。

“別鬧了,這種事一次就夠了,為什麼要這樣?”
“因為……你很可愛。”

村上的掙扎剎然靜止,此刻橫山才發覺,原來世界上真有人能露出比淋濕幼犬更無助更苦澀更渴求被愛的眼神。
那一刻的他是真恨不得自己醉了,因為喝醉的自己什麼都做不到,但半醉半醒的自己根本克制不住那份衝動。

只是接下來橫山就搞不懂了,因為村上還是持續的裝傻。
他原以為照村上直來直往的脾氣,頂多幾天就憋不住了,至少也該冷嘲熱諷一下。
但村上安靜得像個成熟的大人,像個知道這不過就是藉酒裝瘋不值再提的大人。
真叫人火大。所以橫山把他約到出版社的樓頂,最初村上瞋目說些什麼他全聽不進去,因為高架橋上的電車正巧經過。

“我只是想把這個給你看。”
橫山從牛皮紙袋裡抽出一疊影印原稿,村上皺著眉卻還是接過,粗魯翻了幾面後動作也漸漸平靜下來,橫山甚至能聽見指尖磨擦頁緣的細碎聲響。
“……我不知道你現在還要接BL的編輯。”
“這是丸山的朋友畫的,現在似乎很困擾要怎麼收尾。”
“這種戀愛漫畫不都一樣嗎,最後讓兩個人在一起就可以了。”
“但是現實不會有這麼好的事吧?”
村上的眼睛晃動了,橫山看得很清楚,畢竟他總是用這樣的專注在檢閱原稿。

“……現實是現實,漫畫是漫畫,為什麼在漫畫裡還不能讓人有一點夢想。”
“有夢想的漫畫就是好漫畫嗎?”
“雖然不是這樣說,但在現實中受到的痛苦和挫折,如果能在漫畫裡得到救贖難道不好嗎?更何況這兩個人怎麼看都喜歡對方吧,既然如此在一起不就好了嗎?”
“不愧是未來的部長人選,越來越會說話了。”
“夠了,我不是……”
“所以說,果然還是漫畫的世界比較好呢。”
沒有遮蔽的屋頂照映出兩條長長的身影,而後越靠越近、越靠越近,最終成為能一筆描繪出的輪廓。

“你記得我以前說過,我的夢想是什麼嗎?”
橫山十指握住村上的手腕,他看過這個構圖無數次,在每個HAPPY END裡。

“好喜歡漫畫啊,如果有一天能成為漫畫裡的主角就好了。”



「現實不會有這麼好的事吧!」橫山抓緊丸山的手臂就是一陣尖叫猛喊。
「我們就是把夢想成為現實的工作啊!」丸山也回握住橫山,兩頰的蘋果肌已然熟透。
「今天晚上來慶祝吧!祝安田的新書順利再版!」大倉開心振臂同時,差點把手頭的咖啡灑落一地。
在店面的強力促銷及SNS推廣下,安田以新人之姿勇闖銷售排行榜十名之內,成為驚喜的大黑馬。銷售部自然也趁勝追擊,搭配新繪製的卡片再版,期待能再創佳績。

「すばる老師的書沒意外也會在近期再版,部長聽到也會很開心吧。」錦戶看著手頭報表,難掩心喜的畫出上揚唇線,同時也不忘觀察正在催促丸山打電話報喜的橫山。
「那傢伙絕對會開心的!晚上叫他一起來!」興奮得整張臉漲紅,橫山覺得自己彷彿喝醉了一般。
「耶?是指部長嗎……」
「安心安心,你正好見識下所謂關係好是好到什麼程度。」大倉一如既往笑得曖昧不明。

後來錦戶才知道,要送喝醉的橫山及村上回家時,只需要叫一台計程車就足夠了。


2017-11-22 评论-7 热度-84 橫雛

评论(7)

热度(84)

©辰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