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璐  

[弱虫衍生] 尋香 (01)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01)



以主城向西延伸百里,有兩座高山比鄰而立,一座俗稱雷山,因其山頂高聳無比,常見雷之所及,然山底腹地廣大水源充裕,適合農牧所需,自然吸引人類群聚落居;另一座則稱雲山,得名自終年雲霧遼繞,其山勢變化多端崎嶇險峻,傳聞唯有緣份所至才得其門而入,但凡入內則可享受四季如春、百花如蔭的人間仙境。

「小卷、小卷,終於找到你了!」
穿越茂林,包裹雲霧而來的飄渺音線,是被喚作山神的那位所獨有。
「啊啊煩人的傢伙……。」搖晃泡在池塘裡的光滑雙腳,卷島按了按耳骨。
「怎麼可以這麼說我呢小卷,如果不是你先躲起來我用得著那麼擔心嗎?」明明是踏步卻毫無重量,東堂的移動就像一道氣息,連休憩的蝴蝶都不被驚醒。
「下雨時不躲雨,要我等著被淋濕嗎?」
「若是這理由也用不著變回原形吧!……不過算了,你沒事就好。」此時東堂已經來到卷島身邊,他蹲下來看著澄清的湖面,以及那雙已經洗淨泥濘的雙腿。
「沒什麼好擔心的吧。」將頭背對東堂,卷島拉起從肩膀滑落的茶色披肩,而後伸長左臂,銀白色絲線從五指指尖連續射出,配合手勢上下左右輕盈交織,不一會兒功夫就在柳杉上架出結構精緻的鞦韆。
此時卷島猛然將兩手用力一揮,宛如被無形的軌道牽引,整個人從池塘騰空飛起,盪出一道漂亮的弧線最後穩穩落上鞦韆。期間東堂的眼神始終追逐,專注到連飄逸的髮尾都不肯放過。

「小卷,要做鞦韆也做大一點啊,我的位置呢?」站起身來拍拍衣角,東堂對彷彿與綠樹融為一體的蜘蛛精輕笑。
「呼哈,旁邊的藤蔓夠多了,自己找位置吧。」雙腳擺啊擺啊擺啊,恨不得能盪得更高,高到能碰觸山頂。
「自己找位置啊……。」將手指扶在下顎沉思了一會兒,東堂仰首瞬間也一併蹬腳躍起,跟卷島的弧線毫不相同,東堂的姿態彷彿一根順著氣流上升的羽毛,最後飄飄然落到卷島腿上。
「你幹什麼啊!」對東堂理所當然坐下的動作大吃一驚。
「不是叫我自己找位置嗎?想想小卷的腿是最好的位置了,繼續盪鞦韆吧。」
「你這樣叫我怎麼盪啊!」身為神祇的東堂是意念與精神的集合體,能夠觸摸卻不具有肉體的沉重,即使如此坐在大腿上還是限制了卷島的重心移動。
「說得也是,那我請風來幫忙吧。」東堂舉起右手指彈了聲響,鞦韆頓時就像有生命般順著徐徐微風擺盪起來。
“太狡猾了”,卷島在心中埋怨卻沒有阻止,他看著前方仍然保有少年姿態的東堂,一陣香氣悄悄從空中漫延開來。

*

「小福,狐狸都齊了。」荒北雙手抱著一大捆捲軸走進屋內,繫腰的獸毛繩隨著步伐上下晃動,像極活生生的尾巴。
「謝謝。」金髮的精壯男子端坐桌前,雙眼沒有離開正用毛筆書寫的白紙。
「哈!這是必要的事有什麼好謝的!倒是你現在在做什麼?」將捲軸放進福富桌旁的檜木架,荒北咚地一聲坐上木椅,隨性翹起右腳有著不羈的野性。
「給金城寫封信。」
「蛤?那個小神主嗎?小福你對他也太上心了吧?不就是個凡人。」
「不得無禮。」放下筆後雙眼直視,福富原就剛強的氣勢,搭配圍繞頸肩的獸毛皮,儼然是王者之姿。
「……嘖。」將頭撇向一旁,在福富身旁已待數百年之久,荒北清楚此刻不是繼續爭辯的好時機,但他確實對山腰那座荒廢多時卻突如重建的小寺頗有意見,明明此刻統管這座山的是已經修成神格的狼主福富,怎容得毫無貢獻的小神在這瓜分香火。

「等下幫我叫新開來,這封信由他傳遞。」將佈滿黑墨的紙張工整對折,福富用指印蓋下封咒。
「為什麼?我也可以送啊!難道小福你認為我會刻意把信搞丟嗎?」
「你有更重要的事要做。」福富將視線挪向木架,荒北隨及明白他的意思。
「唉,真不想跟那個總是開滿花的傢伙打交道,但如果是小福的命令也沒辦法啦。」抓起繩尾甩呀甩,荒北的眼神穿透窗框眺向遠方,彷彿已嗅到撲鼻的濃郁。 


待續

===========

第一段改自之前的隨筆短篇,基本上網路會公開全文,可以放心閱讀XD


2015-07-16 热度-7 弱虫ペダル

评论

热度(7)

©辰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