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璐  

[弱虫衍生] 尋香 (08)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08)



「是誰?」迅速回頭,只見翩然到來的男子,帶著一抹笑意。
「哈哈哈不愧是小卷,能察覺我的氣息,不過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歇息?」東堂將垂落的髮帶掀至頸後,清秀的臉龐毫無遮掩。
「……你喝酒了?」揉揉鼻子,月色照映之下,卷島綠色的髮絲與茂林合而為一,唯獨那雙眼睛閃爍淺淺螢光。
「啊,原來是酒氣,不過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從金城的神社離開時已近三更,東堂亦是發現深夜仍有穿梭林間的身影,才前往查看。
「沒什麼,出來走走而已。」卷島拉起滑落下的披肩穿戴整齊。
「小卷,你真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嗎?又是哪裡出了問題?」縮短兩人間的距離,東堂執起卷島的左手,表情毫無妥協。
「……剛才有人失足滑下山谷,我去撈起他,如此而已。」彷彿被抓到偷吃糖的小孩,卷島眼神始終躲向角落。
「生死有命,你不需要把這當成自己的責任。」
「但他在我的結界裡出事,我只是不想他把我織的網破壞掉。」
「那些網不要也罷,我是這座山的山神,這座山由我來守護,懂了嗎?」
「……。」抿起嘴不發一語,卷島用力掙脫東堂抓握的手腕,轉身便要離去,豈料東堂一個躍步便在空中劃過半圓,飄然落下的同時也擋住卷島的去路。
「小卷,我不是在怪你,我很感激你,但你是我應該保護的對象,而不是你來保護我。」
「夠了吧,我不想聽你說這些,我要走了。」卷島側過身跨步向前,在兩人交錯之際東堂伸出手,碰巧抓住茶色披肩,而卷島在回首剎那用力瞪了東堂一眼。

「……小卷,別生我的氣好嗎?」宛如是隻小綿羊,東堂的語調比綿絮更加柔軟。
「哈啊,我怎麼敢生山神大人的氣。」揚起單邊嘴角哼笑。
「我只是關心你而已,就像這條披肩已經那麼舊了,效果也不好了,我再送新的給你好嗎?」
「這種品味一條也就夠了。」
「即使如此你卻從未離身不是嗎?小卷,坦率一點,只要你開口我什麼都可以給你。」
「哈,如果我說我要這座山呢?」
「那就給你吧。」
東堂的回答不帶一絲猶豫,也沒有分毫懷疑,理所當然的態度反而讓卷島皺起眉心。
「你好歹也是山神,自己的山可以這樣隨便送給別人嗎?」
「如果沒有你,就不會有現在的雲山,也不會有現在的我,對我而言你比這座山還重要。」發自肺腑,東堂一字一句的傾訴,過往回憶隨之湧上心頭。

當初的無心之舉雖然拯救了卷島,卻也因此將他帶離輪迴,對神祇而言擅自扭轉宿命是重罪,但事情已然發生,東堂將之視為必經劫數;而為避免毫無修習的小妖誤入魔道,東堂用了全心全意去扶養他直至成熟。
在東堂細心照料下卷島很快恢復健康,也習得身為妖應守的戒律和技能。在幼小的卷島眼中東堂是全知全能的神,他打自內心的信仰;同時東堂也因有了目標而顯得神采奕奕。
“是福不是禍”,東堂對卷島從一開始的劫數,漸漸視為寶物,他認為就因為有卷島才能將一切導回正軌,也因此更加寵溺這隻小蜘蛛,山林間獨一無二。

「……不要再說這種傻話。」卷島將被東堂抓住的披肩抽回,隨後只是站在原地將頭低下,彷彿用盡全力想去哪裡卻找不到方向。
「小卷,我說過的,只要你開口我什麼都可以給你。」
東堂伸出雙手,猶如春天的一道暖風,輕輕的將卷島摟進懷裡;而卷島只是順從的將頭倚靠肩膀,在一個誰也看不見的隱晦角度開合雙唇,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

祭祀之事在金城主導下如火如荼展開,那天手嶋忙著打理寺內,青八木則在外巡查是否有需要幫助的民眾。
「嘿,我沒看錯吧?這不是小狐狸嗎?」遠方傳來些許調侃的音調,青八木急忙回首,果不其然看見荒北和新開。
「……你們好。」恭敬的向兩人行禮。
「還覺得你很久沒有出現回報了,怎麼會在這間神社,是被收買了嗎?」利用行動力強且靈巧的狐狸傳遞各方氣息,好讓山之主進行占卜,是荒北負責的任務之一。
「別說這種話,被福富聽見會被責備的。」對於話中的不客氣,新開連忙出聲制止。
「哼,我可沒打算信任這個突如其來的神主,搶我們的信仰不說,現在連我們的狐狸都搶去了,要不是小福的命令我根本沒打算踏進寺裡,真是的,道貌岸然的臭味。」
「……荒北,你看那裡。」沒有理會荒北的埋怨,新開突如壓低聲音呢喃。
「蛤啊?」順著新開手指方向一瞧,荒北先是皺了皺鼻子,而後露出發現獵物時的欣喜表情。


待續

  

2015-07-24 评论-3 热度-8 弱虫ペダル

评论(3)

热度(8)

©辰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