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璐  

[弱虫衍生] 尋香 (10)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10)



「我已經聽小卷說過大概,淨身及防護的工作就交給我吧,至於戰鬥還是請福富他們多擔待,畢竟本神之力並不宜用於攻擊。」在山神宅邸裡,一身素袍的東堂坐在舒適的軟草墊上,泡出清香的花茶。
「請你放心,已經跟雷山眾人商量妥當。」基於禮貌,這次金城是親自上門討論後續。
「哈哈哈哈難怪小卷那麼看重你,確實很有本事,即便成為一山之主也沒有問題。」
「誠惶誠恐,我只是一介神主。」
「只是一介神主能那麼堂而皇之的遊走於山神宅邸嗎?別人或許看不見,但身為本神的我很清楚你體內的魂,從你到來的那一刻起我已知天意,唯獨小卷讓我放心不下,只是現在看來我也無須擔心。」語畢同時,東堂將杯中的茶一口乾盡。
「我無意猜測天意,但就我所見,卷島無須被任何人保護,相反的是他曾經救我一命。」初次來到雲山時,金城也曾陷入濃霧不慎失足,是卷島及時出手搭救才免於跌落萬丈深淵。
「哈哈哈哈我也常被小卷這樣教訓,只是他在我心中永遠是該捧在掌心上的小蜘蛛,實在很難改掉。」東堂的眼神就像一池湖水,搖晃著粼粼波光。
「……既然談到卷島,有一事我不知該不該問。」金城表情嚴肅,透露出些許緊張。
「喔?事關小卷你就問吧。」
「雲山民間流傳的風聞,山神可知?」
「你是指“花香之處神之蹤”嗎?」東堂彎起嘴角。
「既然山神知曉,我便不再多言。」
「事已至此我也無法阻止,真是個傻瓜、傻瓜。」望向自己的掌心,東堂搖頭低喃,而金城從那一抹苦笑中同時體悟到何謂愛憐。

*

今日是月圓之夜,天上無雲,皎潔的月色照耀大地,連一絲僥倖都無從藏匿。
「是在哪裡……。」石垣孤身單影往雷山山頂走去,只因手中一紙簡書,裡頭寫著“今日月夜,山頂,有緣之人必相逢”。然而一路走來四周悄然無聲,唯有樹影重重,即便精壯大漢想必都有些膽顫心驚。
石垣一步一步前進,突如其來聽見遠處一陣狼嚎,而後沙沙沙沙的草聲從四面八方呼嘯襲來,嚇得石垣只得拔腿狂奔,但無論如何加速都難逃席捲而來的漫天嘈雜,他一邊奔馳一邊覺得呼吸亂了方寸,就在一個踉蹌,石垣踩到斜坡的小碎石,整個人重心不穩直往山外偏去,眨眼瞬間卻被極大力道從背後抓住,使勁拋回山面。

「……御、御堂筋!」倒在地上久久無法平復心跳,也無法抑止從眼底傳來的熱氣,石垣看著在月光下高大無比的背影,知道這個人始終如自己記憶中純粹。
「真是噁心。」一襲黑衣的御堂筋回首,雙眼大如牛鈴,卻有著玻璃珠般的清澈。
「御堂筋,你這段時間去了哪裡,為什麼不和我連繫。」石垣勉強站起身來,頃刻發現御堂筋比過去更加增高,已經超越常人所及。
「連繫你做什麼?你能做什麼?」歪下的脖頸接近直角,御堂筋伸出長長的舌頭,有股無以名狀的魄力。
「我可以幫助你!」
「噁心,你連你自己都顧不好了,螻蟻之眾。」
「無論你說什麼我都無所謂,只要你可以回到正常生活好好活下去便行。」
「噁心噁心噁心噁心,區區螻蟻也如此狂妄。」語落之際御堂筋抓起石垣衣領,力道之大讓石垣幾近懸空。
「我、會、忍耐,只要你能、回來。」一字一句用盡氣力,石垣的額頭冒出一粒斗大汗珠,順著頰面滑落到御堂筋手心。
「你真是噁心死了,乾脆去死吧。」
御堂筋高舉空著的左手,欲揮臂瞬間被無形之物箝制,他猛然回首,卻從空中被一計強而有力的正拳直擊,剎時摔跌在地。

「時機正好,謝謝了卷島。」穿著全身紅兔毛的新開甩甩右手,將視線拋向一旁高樹,只見樹影下一雙白皙手臂晃動,牽引著無數纖細銀線。
「現在謝我太早,看樣子不是那麼容易解決。」十指勾返,卷島收回蛛絲。
「嗯,確實是吸收了不少意念,剛才那一拳連皮都沒打到。」
「那你還悠悠哉哉的?」
「雖然我已離群,但身為鬼族有鬼族的尊嚴,更何況對方還只是包著鬼皮的人類。」新開揚起脣角,洗盡過往風霜鉛華,卻帶不走一絲驕傲。
「那我就不介入你的尊嚴了,至於石垣你就到旁邊看吧。」卷島語畢,便從右手五指射出絲線,將倒在一旁的石垣捲起,扎實的放置樹頂濃密之處。

「希望能在荒北趕到之前解決,否則又要被他叨唸了。」
新開轉身,看著已經重新站起,高度足足是自己兩倍的御堂筋,察覺自己體內的遠古血液在沸騰。


待續

 

2015-07-27 热度-8 弱虫ペダル

评论

热度(8)

©辰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