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璐  

[弱虫衍生] 尋香 (11)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11)



「真是,難看死了。」趕到現場的瞬間,荒北沒有第二句想說的話。
新開甩動如人一般粗的樹幹,御堂筋則騰空躍起將樹幹從中踹成兩半,此時趁著下盤的空檔,新開將手中的殘枝一掌推出,剛好命中御堂筋的腰際,即便如此退縮僅有一瞬之間,御堂筋靈敏接住新開想趁勝追擊的拳心,再借力使力將之摔倒在地,兩人毫無間斷的短兵相接,速度之快非凡人能及。

「我倒是覺得還不錯。」神色自若的坐在簡易搭建的蛛網鞦韆,卷島十足隔岸觀火。
按照金城的計劃,是利用狼族讓石垣心生恐懼陷入困境,如御堂筋對之仍有一絲情誼,必會出手相救。此時埋伏的新開便可藉機展開攻勢,行動靈活的卷島則負責在旁隨機應變。
「哪裡不錯,難道就不能叫東堂快點來淨身驅邪嗎?」荒北邊搔後腦邊走到卷島身旁。就因為是利用御堂筋的人性孤注一擲,只要他尚存良善便不可隨意殺生,新開的攻勢多少有些顧忌。
「他現在在上面忙著結界,否則那些斷掉的樹、掀起的草,還有地上那一個個大窟窿就自己解決吧。」荒北視線順著卷島手指向上,果不其然看見一抹人影飄浮在明月之前。
「那金城呢,唸唸經總行吧?」
「他乃是凡人之軀,速度能快到哪裡,現在八成還在路上。」
「嘖,怎麼一個比一個沒用。」
「你說誰沒用?話說你的頭頭呢?沒來嗎?」
「這點小事哪裡需要小福出馬。」
「那你在旁邊看戲可以嗎?」
「蛤啊?我才不想淌這渾水,更何況新開他有幾兩重我清楚得很,要是我出手會被笑話的。」荒北雙手交叉擺置胸前,明顯置身事外。
「……真好。」
「蛤?」
「我說,也該是時候分出勝負了。」
卷島拉起披肩遮住口鼻,荒北則慢了半拍,被從御堂筋身上噴出的瘴氣嗆得咳嗽不止。隨著瘴氣四溢,御堂筋原本高大的身軀逐漸縮小,恢復成常人體態,只見新開此時一把推散籠罩的黑霧,迅速抱住御堂筋拔地躍起,以倒栽之姿高速墜下,大地伴隨著巨響刮起陣陣塵埃,隨後恢復寂靜。

「……好久沒能活動筋骨,是個對手。」率性的用手背抹去脣角血痕,新開拍拍身上的紅兔毛,露出少年般的爽朗笑容。
「你哪來的臉說,山頂都要被你毀了。」荒北毫不客氣的踹了新開一腳。
「想說還有山神的結界,就沒管這麼多了。」新開苦笑,卻沒有半分怒意。
「哈哈哈哈甚好,接下來就是本山神的時間,張大眼睛看著吧。」伴隨月光落下的預言,空中的東堂雙手高舉紅色髮帶,隨及以甩鞭之姿,讓髮帶順著月輪弧線劃出半圓,奇妙的是周遭場景也彷彿被那道半圓牽引,無聲無息在眨眼剎那恢復原樣,什麼痕跡都沒有留下。
「嗚哇……,不愧是本神之力。」一向尖銳的荒北面對此情此景也不禁讚嘆。
「因為他是神啊。」仰首眺望著,卷島眼底塞滿那個人,只有那個人。

「抱、抱歉,我來遲了。」金城從遠處氣喘噓噓的跑到面前,仍在狀況之外。
「太慢了,你只剩下淨身能做了。」荒北比了比躺在地上毫無反應的御堂筋。
「但他已經氣若懸絲,應該要先治療吧?」用手測了鼻息,金城面色凝重。
「還是讓我來吧。」放下剛被卷島隨性丟上樹頂的石垣,東堂蹲在御堂筋身旁,認真端詳仔細,隨後輕輕吐一口氣。
「……息吹嗎?」在側旁的金城目睹御堂筋原先蒼白的臉龐漸漸恢復紅潤,連發黑的印堂也轉為暖色。
「我事已盡,至於盤旋四周的穢物就交給你了,務必清理乾淨。」東堂甩甩衣袖站起身來。
「謹遵山神指示。」金城恭敬的行禮,而一旁終於掙脫蜘蛛絲的石垣也連忙跑來,對著東堂就是一記含淚叩首。

「嘖,好處都被那傢伙撿走了。」甩了甩獸毛繩,荒北站在一旁咋舌。
「別這麼說,大家都盡了一份力,我們還是快點回去跟福富稟報。」
「也是,順便跟小福說你的能力下滑,要多鍛鍊才行。」荒北語畢吹了聲口哨,從草叢忽地奔出兩頭巨大灰狼,他與新開一人坐上一隻,便悄悄融入夜色離去。


待續

   

2015-07-28 热度-6 弱虫ペダル

评论

热度(6)

©辰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