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璐  

[弱虫衍生] 尋香 (12)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12)



「小卷,今晚的月亮真美啊。」
「你還有心情看月亮,快點休息吧。」
淡雅的夜來香綻放,香氣順著晚風飄進山神宅邸,卷島坐在一片青綠的軟草墊上,東堂則側臥在旁,頭倚著卷島的大腿。
「感覺好像回到你小時候,我也常這樣做。」東堂輕笑。
「哈啊,幸好你沒什麼重量,否則小時候的我肯定被你壓垮。」手指劃過東堂的髮梢,卷島一絲一絲抹平。
「那時候真的很開心,只有我和你兩個,每天都很愉快。」東堂說著說著閉起雙眼。
「現在的你不愉快嗎?」
「愉快,有小卷你陪在我身邊,我肯定是天地間最幸福的……」
最後一語落下,接續著是淡淡鼻息。卷島手指順著東堂額頭緩緩向下,看著被月光照射的模糊輪廓,有些擔心卻又習以為常。

神祇是意念與精神的集合,所以擁有比受限於靈肉的物種更強大的力量,然而那些力量絕非無窮無盡,只是根據強度有多寡之分。
過去的雲山顯少人居,自然信仰薄弱,東堂本身的精神雖好卻仍顯不足,所以他常藉玩樂後的休憩之名,躺臥在幼小的卷島身旁。一方面是為了恢復元氣,一方面是因為卷島身上散發出的堅定意念,讓東堂情不自禁想要依靠。
不過隨著時光飛逝,雲山居民對山神的信仰已趨穩定,東堂自然不再像以前虛弱,但今晚如此大規模的消耗還是有些吃不消,卷島也是因為看見東堂伸出的指尖恍若透明,才無法拒絕一同回到山神宅邸的邀約。

「師……」灰色的翅膀還來不及收起,真波原本興沖沖的掀起門簾,卻被眼前景象愣在原地。
「等他休息完了我自然會走。」卷島的手巧妙遮住東堂的頭頂,讓真波看不清樣貌。
「師傅他不舒服嗎?如果不舒服我那裡有一些藥可以……」
「不需要什麼藥,我在這就行了,你有什麼急事我會在他醒來時幫忙轉達,直說吧。」
卷島明顯驅趕的態度讓真波皺起眉心,有些不悅的說道:「我不需要向山神以外的人稟報。」
「也是,那你就明天再來吧。」說完話的卷島將頭轉回,彎腰澈底擋住真波的視線,隨後只聽見振翅的嘩然聲響慢慢遠離,最後歸於靜謐。

*

「這次多虧神主,我和御堂筋都不勝感激。」在神社廳堂,石垣拱手低頭行了超過九十度的大禮,被金城一把扶起。
「別這麼說,倒是御堂筋的情況如何?黃玉是否安在?」為了避免執念再次依附到御堂筋身上,金城給了一只施了淨咒的黃玉,要御堂筋隨身配戴。
「黃玉已串成項鍊讓他戴著,到目前為止也沒有異狀。現在御堂筋重新回到伏見村,雖然村民還是有些異議,但我會堅持下去,相信御堂筋也是如此。」
「如此甚好。」望著石垣無所動搖的雙眼,金城露出欣慰的笑靨,也在點頭之際發現石垣腳上的繃帶。

「你的傷勢如何?需要幫忙嗎?。」
「啊,只是被突如其來的野狗咬傷,不礙事。」石垣踢了踢腳,神情爽朗,但站在角落的青八木卻忽地顫慄。
「野狗嗎?最近似乎有不少野狗傷人的事件?」金城並未忘記青八木留下的理由。
「確實比以前多了不少,可能是餓了才會隨意傷人,也請神主多加小心,我還有事就先告辭了。」石垣點頭,金城也舉手送客。

「耶?石垣先生已經離開了?我的茶慢了一步啊。」手嶋端著一壺剛沏好的茶踏進廳堂,露出煞是可惜的表情。
「茶既然好了不喝也浪費,就我們喝吧,也有事想與你們商討。」金城揮手,示意要手嶋和青八木一同圍著方桌坐下。
「……關於野狗的事嗎?」手嶋坐下同時望向青八木,對方安靜回以眼色。
「雖然不確定與青八木的情況是否相關,但開始攻擊居民總不是好事,我在猜想若能知道那些野狗所求為何,或許能化解不必要的衝突,……手嶋,這個任務會有些危險,可是除了你以外無人能行,你願意嗎?」金城的眸子像極白晝下的兩顆黑珍珠,炯炯有神。
「……受之有愧,但當仁不讓。」手嶋端起茶來一口乾盡,同時也聽見青八木心中傳來的應援之聲。覺得即便惶惶不安,卻非孤身一人。


待續

   

2015-07-29 评论-5 热度-10 弱虫ペダル

评论(5)

热度(10)

©辰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