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璐  

[弱虫衍生] 尋香 (14)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14)



「這聲音是……,卷島先生?」閉上眼靜心聆聽,再睜眼時卷島已翩然落到手嶋面前。
「你在山邊做什麼?這裡很危險。」卷島翻弄掌心,收起了幫助快速移動的蛛絲。
「奉神主之命,和青八木一同追查日前傷人野狗的情況,就這麼循著走進雲山了。」手嶋說明,站在旁邊的青八木也應和點頭。
「循著走進雲山?但我的結界沒有異狀。」卷島不禁皺眉。
「青八木沒有從那些野狗身上感受到妖氣,我也沒有聽到什麼特別的事,若只是四處行走,想必結界也不會有特別反應。」雖然沒有明言,但手嶋因為心音關係,知道卷島所設的結界會對妖氣及強烈意志起反應。
「既然如此那也就是一般遷移,無需多慮。」
「我原本也是這樣想,但青八木說他感受到空中飄散一股微弱的白氣,所以我們就一路跟來了。」
「白氣?我怎麼沒有看見?」卷島將目光移向青八木,青八木則看了手嶋一眼。
「青八木他以前負責運氣回到雷山占卜,所以對這種東西特別敏感,似乎也不是什麼狐狸都能看見。」手嶋語畢,青八木連忙點頭。
「原來如此,或許是從之前結界的破洞溜進去……」
「沒有這回事。」啪噠啪噠的嘈雜聲從空中傳來,青八木隨即將手嶋護到身後,卷島則拉緊披肩向上查看,只見真波一雙逆光的灰黑羽翼不斷拍打,四周塵土飛揚。

「真波,你有發現什麼嗎?」卷島瞇著細長的眼睛,努力看清真波的臉龐。
「我說過我不需要向山神以外的人稟報。」
「好,不需要向我稟報,那就去找東堂吧,跟他把狀況說清楚。」
「我為什麼要聽你的指示?你再怎麼說也只是百年道行的蜘蛛精,而我已是修煉千年的天狗,別以為挾著山神寵愛就可以為所欲為,就像“花香之處神之蹤,結網之處神之待”,說到底都是你自編自導,想要爭奪信仰反客為主的計謀罷了!」彷彿再也壓抑不住,真波大吼著將話一口傾出,不留分毫餘地。
「你這樣說太過分了,卷島先生他只是……」手嶋話還沒說話,便被卷島揮手制止。
「哈啊,你要怎麼說我都無所謂,就算我才是這座山真正的主導者,你又奈我何?」卷島將修長的兩隻手臂舉高,搭配不可一世的狂傲笑靨,讓真波不由得顫慄。
「……無論師傅說什麼,我也絕對會保護這座山!絕對不會讓給你!」語畢的真波張開右手五指振臂一甩,四周即刻掀起一道道小型龍捲,而他順著上升氣流直衝天際,最後消失在卷島等人的視線裡。

「這就是……天狗?」被強風颳倒在地,手嶋對超乎自然的強大力量難掩顫抖,隨後被青八木小心扶起。
「一般天狗沒有操控氣象的能力,真波是特別的。」“所以東堂才會那麼看重他”,這句話卷島沒有說出,手嶋卻能聽見。
「……結界。」青八木比著因為龍捲風而凌亂的草堆,罕見的對卷島開口。
「那再補就是了。」也是第一次聽見青八木的聲音,卷島顯得有些驚喜。
「這樣子太傷身體了,你平常要維繫整座山的結界就已經很勉強,還是去向山神大人稟告一聲,至少讓他給予協助。」
「哈啊,你那個窺伺心音的本領太可怕了,什麼都瞞不過你。沒事的,就算累了只要恢復原形休息一陣子便行。」卷島將手放在手嶋的頭上揉了揉,不知為什麼,手嶋忍不住熱淚盈眶。
「卷島先生……,你真的,太為難自己了。」有些事即便聽得一清二楚,卻也無能為力。
「我只是選擇了自己想做的事,真正為難的,或許還是神吧。」
卷島望著讓真波帶走雲朵,一片蔚藍的天,覺得再也沒有什麼比這抹顏色好看。

而在卷島與手嶋兩人交談之際,青八木瞇起金色的瞳孔,發現空中一條隱晦的白氣,以極快的速度流竄,最終消失在密林不見蹤跡。

*

在閃爍白金之光的寧靜月夜,金城會在神社廊緣備好一桌酒菜及一只草蓆,等待山間貴客駕臨。
「荒北似乎來打擾你了,是我管教不周。」徐徐晚風輕撫過頸肩的獸毛,福富執起酒杯向金城致意。
「沒這回事,他一心向著雷山,是個難得的左右手。」金城乾杯回敬。
「但近日萬物浮躁,讓人心神不寧。」
「你此番前來是想代替占卜求一支籤?」
「不,雷山穩固,無需求援。」福富專心夾起盤內彎豆,與話語有著反差的纖細。
「甚是。不過夜觀天象,確實有風雲變色之兆。」
「即便風雲,我亦無所懼。」
月光下福富的眼色就像澄澈的金珠,綻放大無畏的光芒。金城見狀不禁頷首,明白就算天地翻覆,也唯有信念能將之扭轉。



待續

   

2015-08-01 热度-8 弱虫ペダル

评论

热度(8)

©辰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