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璐  

[弱虫衍生] 尋香 (15)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15)



「咻……。」卷島坐在一棵枝幹茂密的榕樹下,樹影將他的身形全數掩埋,僅剩幾絲無法收回的銀線反射日光。
一般而言榕樹是集陰之地,所以凡人應盡量避免靠近,但對卷島這種妖而言,集陰之地同時有氣,若再加上日月相助,可以迅速恢復衰頹的體力;雖然就恢復體力而言,雲山上下沒有任何地方能勝過山神宅邸,只是卷島不願,也不想讓東堂看見。
已經將被破壞的結界全數修復,閉上眼的卷島覺得自己全身漸漸失去力氣,甚至連呼吸都顯得困難;那是即將恢復原形的暗示,就像快要死去一般。其實對從動物修練而成的妖來說,現出原形是最難堪的一面,彷彿赤身裸體毫無遮掩,同時也是自己最脆弱的模樣。
“快一點結束吧,否則找不到我又要嘮叨了”,卷島在失去意識之前,心頭迴盪著這個想法,隨後便是一片黑暗。

*

「……!」坐在宅邸中央的東堂從書本裡驚醒,一股無以名狀的心慌。
「師傅你怎麼了?這裡還沒解釋呢。」拿著白紙認真抄錄,真波這段日子以來奮發圖強,東堂大受感動同時,自然也花了很多時間精力來教導他。
「小卷的氣息……,消失了?」東堂匆忙站起身來,走到窗戶旁邊用力呼吸。
「只是走遠了吧?」真波雙手交插擺至腦後,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不可能,就算小卷變回原形我都能感受到微弱的氣息,可是剛才突然都消失了,他一定遇到了危險,我得去找他才行。」跨上窗戶,東堂本想躍身飛起,卻被真波抱住了雙腿。
「既然是危險你就不應該去,你可是雲山的山神!」
「真波你放開我,只要找到小卷我就會回來!」
「如果你真的要去,就讓我跟你一起去吧!我不能讓山神孤身涉險。」真波的語氣堅定,東堂猶豫了一會兒,最後妥協於那抹眼神。

東堂與真波兩人翱翔在雲山天際,卻遍尋不著卷島的蹤跡,最後只好召集平日幫忙送氣的小鳥,從牠們口中得知榕樹下有一襲衣裳。
「……小卷?」東堂著地瞬間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見卷島平日穿著的服裝,以人形平穩的攤落在草地,卻沒有半點卷島的身影。
「師、師傅,卷島他可能是變回原形離開一下,待會兒就回來了。」即便是見識淺少的真波也覺得大事不妙,但又無法言明。
「不可能、不可能的,這件披肩還在這,小卷他不可能丟下這件披肩離開,這件披肩是、是我在他小時候送給他的,他,從未離身,從未……」
東堂搖著頭一步一步、一步一步的靠近,到了上衣所在,毫無預警的雙腿一軟;他跪在那件茶色披肩前,用指尖觸摸那些已經磨破卻反覆修補的痕跡,以及空中傳來的陣陣花香。
「師傅,你沒事吧……?」看著東堂跪在地上顫抖的背影,真波無法靠近一毫,他感受到一股無形壓力正逐漸擴散開來,讓人直覺的想逃。
「……真波, 你很想知道“花香之處神之蹤,結網之處神之待”是什麼意思吧?現在我就告訴你。」沙沙沙沙,東堂抱著那件披肩站起,在回頭剎那,真波除了訝異對方臉龐的兩行清淚,更多的是那雙通紅的眼眸。

「花香之處,是這件我用百花浸製而成的披肩,結網之處,是卷島在山中設下的結界,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
「……卷島他,背叛你?」
「哈哈哈哈無知之人,這便是卷島向你們傳達的訊息!一般凡人吟唱著風聞,信仰著傳說中的山神,也就是我。然而知曉情勢的妖卻會知道,這根本不是本山神所為,而是卷島這隻道行尚淺的蜘蛛,所以要奪本山信仰,必先奪卷島!他就是活生生的誘餌!」東堂一字一句鏗鏘有力,而隨著話語傳開,真波感受到地面附和著山神的憤怒,正在微幅震盪。
「可、可是我不懂,他為什麼要當誘餌,堂堂山神難道無法應付那些小妖嗎?」
「那是因為你還不明白本神之力,本神之力之所以崇高,就是貴在順應天理、救贖萬物,根本不適合用於戰鬥!一隻小妖當然奈何不了本山神,但若百隻、千隻呢!我根本無力回天!」
「所以卷島他是……預警的誘餌?」真波禁不住的退後一步,無法承受事實之重。
「無知之眾、無知之眾啊!就算本神之力無法用於戰鬥,我也要他為自己的所做所為付出代價!」
說完這句話,東堂將披肩塞進懷裡,踏步縱身飛上天際,速度之快讓真波即便振翅也不及一半。隨後真波看見遠方的東堂飄浮在空中,他大口大口,彷彿要吞沒世界般吸了好幾口氣。

「把小卷,還給我──!!!」

東堂的怒吼劃破天際,真波不得不遮掩住自己的雙耳,同時他望向腳下的雲山,看見他永生難忘的一幕。
一直以來百花似錦、紅紅綠綠的雲山,在霎時褪去顏色成為蒼白之境。
所有花草全都枯萎,大地化作一片死寂,猶如山神的心再也不見生機。


待續

   

2015-08-02 评论-1 热度-13 弱虫ペダル東卷

评论(1)

热度(13)

©辰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