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璐  

[弱虫衍生] 尋香 (16)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16)



雲山的驟變引來百姓和動物們的恐慌,鄰近的雷山自然也感受到動盪。
「東堂那傢伙搞什麼!他想毀了自己的山嗎?」原先在外巡邏的荒北察覺異象,毫不猶豫的衝回狼族廳堂,只見福富和新開也正準備走出。
「荒北,目前卷島行蹤不明,你儘速召集所有狼群,務必找出他的下落。新開,你負責保護居民,如有雲山逃來的群眾也一併接納。我則去會會東堂。」就在剛才真波已經到來稟明情勢,福富則隨及給予指示。
「蛤啊?行蹤不明?任誰都知道小蜘蛛是山神的心頭肉吧!簡直自尋死路。」
「對方很可能是從外面來的,還不清楚他的實力,要多加小心。」看著怒不可遏的荒北,新開不由得提醒。
「哼,我可是巴不得能磨一磨爪子,不過如果東堂那傢伙又失控,難保不會影響雷山。」
「我已經請真波知會金城幫忙結界。」福富開口。
「蛤?那個小神主他能做什麼?」
「即便他尚在輪迴,但他體內的魂的確是神格,自然有結界之法。」
「等、等等!所以他也是本神?」荒北發出石破天驚的大喊,雖然這個情況是初次遇見,但確實有聽說具神格者需要經歷七世輪迴的磨難,才得以脫俗成神。他一方面覺得金城備受福富重視的疑惑終被解開,一方面也覺得之前的遊說根本無知至極。
「……現在情勢急迫,先分頭行動。」福富閱讀木櫺外的風雲,時機已刻不容緩。

*

「我明白了,我會即刻前往設下結界。」因為天色驟變,步出神社察看的金城隨及與從天而降的真波相遇。
「為避免錯失良機,只要神主準備妥當,就由我帶你過去。」真波一邊發言,汗水一邊從頰面落下。
原先真波想獨自勸阻東堂,豈料東堂拉下髮帶,迅速在體外包出一層透明圓球結界,真波的聲音進不去,裡頭的聲音也出不來,兩難之下真波只好趕緊向外求援,一路奔馳的身體雖然疲憊,雙眼卻炯炯有神。

「神主!雲山那……天狗?」手嶋氣喘噓噓的從神社外跑來,沒料到會撞見在外等候的真波,不覺大吃一驚。
「你回來得正好,我要去雲山設立結界,這裡由你看守。」將從櫃子裡拿出的經文折本放進懷裡,匆匆走出的金城看似已準備妥當。
「所以雲山發生什麼事了?難道是卷島先生?」
「你怎麼知道是卷島?」對於手嶋突如的發言,真波在驚訝之餘連忙追問。
「那天青八木看見一抹白氣,他越想越不對勁,所以便留在雲山搜查。剛才他托狐狸來告訴我,不知為何山中突然一片犬吠,卷島先生的結界也消失了。」
「那他現在身在何處?」彷彿一道曙光,真波激動地抓緊手嶋。
「他人尚在雲山,但不清楚下落,就算知道我也不會向你說明。」因為手臂上的力道皺起眉頭,手嶋無法卸下對真波的戒心。
「之前是我不好,我道歉,但現在情況緊迫,非得要把卷島找出來不可,你們能不能助我一臂之力?」用力到幾乎要留下血痕,真波逼人的態度讓手嶋退後一步,卻隨及感受到背後一股溫暖的支撐。
「我們現在需要你的力量,你能幫助我們嗎?」金城一雙眸子,倒映出對方的身影。

或許是注視著的眼神太過明亮,手嶋覺得自己泫然欲泣。
未曾向人闡述,但從小到大手嶋都以凡人自居,即便擁有異於常人的體質,卻從未認為那是上天的恩賜,甚至讓自己惹上麻煩;但自從來到神社之後,他發現自己的能力能夠幫助別人,並且得到別人的信任,這一刻手嶋才真正為自己的存在感到驕傲。
「……奉神主之命,當仁不讓!」最後四字,手嶋沒有半分懷疑。
「太好了!我即刻帶你們去雲山!」真波語畢,揚起背後一雙翅膀,瞬間地面塵土飛揚,同時也飄落幾枝灰色羽毛。
察覺此景的真波回頭一看,發現原本灰黑參雜的羽翼,在經過換毛之後,宛如無星夜色黝黑,那是天狗的能力象徵,同時代表他氣力正盛。

“果然天狗惟有振翅才算真正活著”,真波一手抓著一人飛上天際,淋漓的汗水與爽朗的笑顏擦身而過,竟是千年來最痛快的瞬間。


待續

  

2015-08-03 热度-9 弱虫ペダル

评论

热度(9)

©辰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