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璐  

[弱虫衍生] 尋香 (19)

   

※無考據的神怪設定
※含東卷向、其餘無CP



尋香 (19)



「多謝出手相助。」福富坐在岩石之上,看著對方細心包紮指結傷口。
「別這麼說,你能把師傅拉出來可不簡單,至少不要讓他把整座山當成目標。」真波的笑容像個天真赤子,讓人不覺放心。
將金城運往祭天的山頂後,真波立即振翅往東堂的方向前進,也在同時看見從空中失速墜下的福富。
「他只是被憤怒遮蔽雙眼,儘管如此,若山神之心不在山,恐怕天理難容。」福富的口吻不帶絲毫責備,僅僅在闡述一項道理。
「我想師傅他也明白吧,畢竟他是神啊。」
真波仰首望天,無法忘懷剛才交錯瞬間,東堂隱約透明的身軀,眼底還是只塞滿一個人的身影。

*

「……身為雲山山神,只心繫一隻小蜘蛛,哪還有天理啊?」待宮倒在枯黃草地撐起上身,努力保持鎮定。
「你無需在此造謠,此時信仰易主,我已不是雲山山神,把小卷交出來。」東堂一步一步,最後來到了待宮面前。
「信仰易主……?怎麼可能啊!」東堂的話讓待宮陷入混亂。
「因為你千算萬算就是沒算到此處會有兩位本神,這就是天意。從我救了小卷那一天起,我對山神之位早已沒有依戀。」東堂蹲下身子用力拉開待宮領口,看見胸前一串勾玉顯出淡淡青光,他一把將勾玉扯下,回頭走向衣裳所在位置。
「……你若無依戀,就讓給我啊!我們犬眾已被人類逼到退無可退!我需要山!需要力量啊!」發現自己的苦心功虧一簣,待宮不顧身上多處傷口,惱羞成怒的站起身來,對著東堂背影用力咆哮。

犬族從遠古以來便是大地上的多數物種,牠們部份被飼養與人類和平共存,部份則馳騁山林之間,保持野性逍遙過活。但不知何時開始,人類為了一己之私獵補野犬,如果能被馴服則成為狩獵幫手,反之則成為熱鍋裡的佳餚。於是森林裡的野生犬種越發顯少,待宮眼看情況危急決定挺身而出,他想著若能成為一山之主,便可順理成章建立一個適合犬族居住的環境。
而論雷山與雲山,雷山為狼族所領,犬族即便勢眾,在戰鬥中可能也是兩敗俱傷;而雲山則由本神所領,即便本神之力名聞遐邇,但在攻擊方面較弱,加上若能製造恐慌破壞信仰,則神力便會因此削弱,不能不視為一個機會。
一旦鎖定目標,待宮便開始縝密佈局,他先窺伺山神的弱點、攻擊情報的來源,並且利用謠言分散注意,好讓他在最佳時機出手。
於是他等到了卷島變回原形的瞬間,長久觀察下待宮很清楚卷島在山神心中的地位,否則不會放任風聞四處流傳。所以他捕捉了卷島,想先造成山神混亂,趁機瓦解信仰。而他盤算日後若能說服卷島,便能以此為餌誘出虛弱的山神,逼他讓出雲山;若是不能,取一隻蜘蛛的性命對待宮而言也易如反掌。

「天意不會讓仇恨之心籠罩山頂,我不可,你亦不行。」東堂緩緩轉頭看了待宮一眼,滿是憐憫;而待宮在那個眼神之後泫然欲泣,最後跛著重傷的身子無助離開。
在待宮的身影消失後,東堂跪坐在那套衣服之前,雙手捧著勾玉,輕聲細語說道:「我知道你不想讓別人看見,我現在就放你出來。」隨後便用指尖從中心扳開,霎時一陣青煙從裡頭竄出,東堂將玉放在衣服上,隨即背對。

沙沙沙沙,並不是風的聲音,但東堂滿心喜悅,甚至快忍不住眼眶底打轉的眼淚。
「……穿好了。」從背後傳來熟悉的語調,東堂轉身同時,卻冷不防被一記拳頭打上左臉。
「痛……」無預警的攻擊讓東堂跌倒在地,在想起身之際,那頭綠色髮絲鋪天蓋地而來,遮掩住東堂的視線,挾帶沒有分毫空隙的擁抱。
「誰要你賠上這座山!誰要你自以為是!」卷島將頭埋在東堂肩膀,卻藏不住大喊裡的濃稠鼻音。雖然被封印在勾玉裡,但對外頭的聲音一清二楚,因此也聽見了與待宮間的對話。 
「對不起啊小卷,這座山不能給你了。」眼前已經模糊,東堂無法制止的將兩臂收緊,深怕浪費任何一秒。


「誰稀罕這座山!我要的是你啊!是東堂啊!」


一直以來、一直以來,卷島始終如此想著,也始終叫自己不要如此想著。
在他的心中東堂是全知全能的神,他崇拜著、信仰著,也悄悄的愛慕著。
“明明是一介小妖,竟妄想與高高在上的山神匹配,簡直是天大笑話”,每當那份愛戀之心快要滿溢同時,卷島總會這樣狠狠告誡自己;然而一而再、再而三,東堂將自己視若珍寶的眼神、溫柔呵護的態度,總讓那份情懷越加勃發。
“他只是還沉溺在過去照顧我的時光裡罷了”,卷島這樣想著,恨不得自己能快點獨當一面,卻也同時害怕失去東堂那份貌似親情的眷戀。即便內心猶如千絲萬縷、令人夜夜輾轉難眠,卷島還是想留在東堂身邊,只要東堂能保持無所畏懼的自信笑靨,就算自己粉身碎骨也無怨無悔。

但就在剛才,他被封印在勾玉裡時,那份愛戀終於壓抑不住。
並不僅是因為東堂即便失去整座山也要拯救自己的心意,而是在最後的最後,卷島看見那雙幾近透明的手指小心翼翼剝開勾玉,還不忘記守護自己那份毫無意義的尊嚴。
在那一刻卷島知道,就算自己會被天下人恥笑,只要能夠擁抱這個人什麼都無所謂。

「……你真是個傻瓜啊。」東堂輕輕的、輕輕的在卷島耳邊呢喃。
「我只想要……東堂。」緊緊抓住對方衣袖,卷島心想即便會從此失去過往的溫柔呵護,至少現在還能停留在這個懷裡,再也沒有遺憾。

「我不是說過,只要你開口我什麼都可以給你,既然你要我,那就給你吧。」

彷彿百年以來的重擔在此全數卸下,東堂說完這段話後緩緩閉上雙眼,隨及聞到一股花香從自己胸口傳來,一如往昔。


待續

  

2015-08-07 热度-11 弱虫ペダル東卷

评论

热度(11)

©辰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