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璐  

之前噗浪開點圖文時立馬寫的【藺蘇】小段子,寫得很快,大家隨性看看
基本上我藺晨、靖王和梅長蘇 (林殊) 這3人4角覺得怎麼搭都行,反過來發車也行,但三人行我好像不行 (繞口)
不過本命是睿津 (逆可),另外也喜歡飛蒙和青暄!以上!


【殘局】

「我說你呢,看著好頭好腦的,怎麼下棋就這麼差呢。」
不等語畢,藺晨探出雙指啪咑一聲,黑色懷石鎖進方格,看似陷落實則張揚領地。
「人無全才,即便我棋藝不精也不稀奇,你若嫌無聊那此局就此終了。」不急不徐,梅長蘇緩緩放下白棋,彷彿一抹白羽滑落無聲無息。
「此言差矣,若你梅長蘇是個半途而廢之人,那我現在就不會在這跟你下棋了。」
藺晨佯裝判讀局勢的揮舞紙扇,但思緒早已隨著淺淺微風回到過去,回到那個與梅長蘇初識的冬季。

其實藺晨初始便知眼前這個身受火寒之毒者,是金陵大名鼎鼎的奇才林殊,但他不在乎,畢竟琅琊閣無所不知無所不曉,各路英才豪傑的偉大事蹟猶如過江之鯽,他根本不用在乎一個尚未立功立榜只憑天資招搖的少年。
所以真正吸引藺晨注意的,是那早已超越成人,甚至在世任何一名英雄的驚人意志。
解火寒毒難,忍火寒毒難,從一隻毛絨絨的怪物變成人模人樣的梅長蘇,難上加難。剉骨削皮說來簡單,過程卻連見多識廣的藺晨都不禁頭皮發麻,同時又肅然起敬。
古今最是知名的刮骨療毒,應屬關羽莫屬,記載中他一邊讓華陀用刀刮骨,一邊飲酒食肉,談笑弈棋,全無痛苦之色,藺晨原以為是誇大其詞,但如今他卻認為這並非虛構,因為就連眼前這名少年都能咬唇隱忍不動聲色,那萬人崇敬的關羽本該要有如此風範。
不過關羽之後的豪傑又有幾人?藺晨不知,他只知眼前這名漸漸伶牙俐齒,能跟他一言一語的男人,值得他把酒言歡,值得他掏心喜歡。

「但照你這種下法,恐怕我都能貼榜請眾人指點下一步了。」有感於藺晨的凝滯,梅長蘇刻意出聲打破。
「我不過就是想得深了一點,真是沒性子。」說完話的藺晨舉起黑棋,在要果斷按下的前一刻,卻彷彿別有所圖的挪動指尖,而那枚棋子的落點讓梅長蘇不禁蹙眉。
「……你若不認真,我恕難奉陪。」即便棋藝不精,但這明顯無關痛癢的一手在棋盤上實在太過醒目,讓人無法忽視。

「你又如何得知我不認真?」

輕浮,卻深沉,藺晨眼底那一池粼粼,梅長蘇又怎會看不見。

「蘇某仍有要事,就此殘局。」從容語畢,梅長蘇緩緩離開蒲團站起,卻是不願再看藺晨一眼。
「不用殘局,下次咱們接著下,總有結果的一天。」藺晨手搖折扇,對眼前之景毫不可惜。
「若我不願下呢?」
「那這局就永遠擺著,你不移,我不動,這也挺好。」
「若我下成死局呢?」
「正好,我就專門把死的救成活的。」
藺晨語落同時,看見梅長蘇藏不住輕笑的眼角眉梢,覺得所謂麒麟才子,得之可得天下之言果然還是失真,

並非得之可得天下,而是
得之,便是天下。


2016-06-02 评论-6 热度-17 藺蘇琅琊榜藺晨

评论(6)

热度(17)

©辰璐 Powered by LOFTER